三七中文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 第1028章 密室
    “真让人惊讶,斯莱特林的密室入口居然设立在女生盥洗室?”

    鲁弗斯·斯克林杰习惯性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语气平淡地轻声说道。

    “难以置信,当年的神秘人是怎么发现这个密室入口,以及,斯莱特林又是怎么隐藏下入口的?”

    这差不多是他见过最阴暗、最沉闷的地方之一了。

    在一面污渍斑驳、裂了缝的大镜子下边,是一排表面已经剥落的石砌水池。

    地板上湿漉漉的,几根蜡烛头低低地在托架上燃烧着,发出昏暗的光,照得地板阴森森的。一个个单间的木门油漆剥落,布满刻痕;有一扇门的铰链脱开了,摇摇晃晃地悬挂在那里。

    门后的缝隙中,半透明的桃金娘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外边的巫师们,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作为傲罗办公室主任,斯克林杰并不在意战斗发生的地点,他更关注于事件结果,以及周边环境可能存在的危险——在魔法世界之中追捕罪犯,倘若不留神点,可能一个鼻烟壶都能跳起来咬死人。

    几十年前,霍格沃茨的密室曾经打开,最终造成了一名拉文克劳女生的死亡。

    在魔法部的相应卷宗里面,详细记录了当时的调查情况:

    霍格沃茨校董事会、霍格沃茨全体教员、魔法部傲罗办公室、魔法部魔法事故和灾害司,这四方巫师在事件发生后,联合对霍格沃茨进行了一次全面搜查,但没有人发现关于密室入口的线索。

    显而易见,作为发现桃金娘尸体的第一案发现场,这间盥洗室自然是最受关注的调查场景。

    不过,正如同近千年来霍格沃茨历任教员、校长的探查一样,人们依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密室所在。

    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哪怕汤姆·里德尔栽赃鲁伯·海格开启密室,并且找到了海格在学校驯养危险神奇动物的证据,时任变形术教授的阿不思·邓布利多还是坚持认为鲁伯·海格无辜。

    事实上,不仅仅是邓布利多,以及学校中的教授们。

    当时不少魔法部官员、校董事会成员心中同样非常清楚,鲁伯·海格不可能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遗憾的是,在霍格沃茨可能永久关闭的压力之下,他们没有时间去寻找真相。

    他们必须尽快向魔法界和家长们给出一个看似合理的解决方案。

    饲养高危生物本就足以开除,这实在太合乎逻辑了——相比起个人正义,人们得先保住霍格沃茨。

    作为替罪羊的海格并没在阿兹卡班关太久,等到学校重归平静之后,邓布利多成功地争取到了让魔法部释放海格,并说服当时的校长阿曼多·迪佩特留下海格,把他培养成霍格沃茨的猎场看守。

    许多人都知道,真正开启密室的人并没有找到,密室依然威胁着霍格沃茨。

    鲁弗斯·斯克林杰环视着周围,目光最终停在了不远处停下脚步的那名老巫师身上。

    此时,邓布利多正在弯腰用魔杖仔细敲打着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水池。

    数十道光芒在旁边闪烁着,那些全都是之前魔法部、教授们在旁边施加的魔法防护。

    斯克林杰皱起眉头,看了眼郑重其事的邓布利多,他的魔杖也跟着抽了出来。

    “霍格沃茨之中的密室……应该只有这一个吧?您确信没有弄错?”

    “或许还有不少——”

    邓布利多直起身,专注地凝视着那个铜龙头的侧面。

    正如同几十年前他检查时那样,除了那条刻在边上的小蛇外,这个水池上上下下没有任何看起来相识魔法入口的痕迹,哪怕是下边的水管子也没有任何异常——除了它根本不出水之外。

    这个龙头根本没有接入霍格沃茨管道,它是个没有任何出水功能的装饰品。

    该死,当年的他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不过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密室入口,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

    邓布利多叹了一口气,看了眼身后的巫师们,一脸平静地解释道。

    “霍格沃茨成立于一千多年前,在那个时候人们还没有设立厕所的习惯——从文献上来看,当时巫师大多是找个隐蔽地方原地解决,然后利用魔法清除掉。至于男女盥洗室分开设立的习惯,那更是最近两百年才出现的习俗……这也是我前段时间才突然意识到的问题:或许我们此前想得太复杂了。”

    “太复杂了?您是什么意思——”

    鲁弗斯·斯克林杰不解地追问道,继续等待着邓布利多依次解开魔法屏障。

    而在两人身后,纽特·斯卡曼德和其他魔法部官员们一边加固外围结界,一边好奇地竖起耳朵关注着邓布利多与斯克林杰之间的对话,大部分人在关于密室推理过程方面,还是相当有兴趣的。

    “据我所知,大致在18世纪左右,霍格沃茨城堡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改造工程。”

    邓布利多不紧不慢地解除着周围那些魔法,回忆着艾琳娜此前的推理,神色复杂地继续说道。

    “霍格沃茨规划了更精密的管道系统,这可以说是最大的工程。每个楼层、学生宿舍全都在管道改造规划范围内,在那样大范围的城堡结构改造过程中,我们依然没有发现密室的痕迹。那么无外乎只有三种理由:1、萨拉查·斯莱特林隐藏的密室魔法超乎想象。2、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密室。以及……”

    “在当时的改造过程中,有人发现了密室,并且趁着大家不注意把密室藏了起来。”

    鲁弗斯·斯克林杰目光闪动了一下,接着邓布利多的话沉声说道。

    作为傲罗办公室的主任,这个事情他实在太熟了——内鬼,这才是大部分悬案的真正原因。

    “没错,当我意识到这点之后,我特地查询了一下当年改造城堡的负责人,以及那几届在城堡中念书的学生名单分别有哪些人。最后我们果然发现了某些奇怪的事情,赞助管道材料的是……冈特家族。”

    “嗯,这有什么奇怪的吗?仅仅因为血脉吗?”

    就在这时,站在两人身后的金斯莱·沙克尔好奇地问道。

    “抱歉,我的意思是说,冈特家族当时也是霍格沃茨校董事会成员之一吧?”

    由于之前那次公开审判小矮星彼得、重申小天狼星布莱克的关系,他对于这个早已没落、消亡的纯血家族名字稍微有些印象,虽说他们一直号称斯莱特林的后裔,但魔法界这样的巫师家族可太多了。

    不过,随着小矮星彼得向公众“坦白”神秘人的真实身份,也算侧面印证了冈特一家的血统渊源。

    “噢,这其中的问题很微妙,冈特家族可是最讨厌麻瓜的纯血家族了。”

    邓布利多竖起手指,扫了一眼铜龙头上的那条小蛇浮雕,意味深长地轻声说道。

    “巫师们借用麻瓜世界的设计改造霍格沃茨城堡,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不仅没有强烈反对,反而还出人意料地赞助了一部分原材料?哪怕当时的男生学生代表叫做科维努斯·冈特,那也很奇怪不是吗?”

    “不用说,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冈特家族确实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

    斯克林杰耸了耸肩,表情有些不耐烦了起来,粗声粗气地说道。

    “但是,这些推理仅仅是推理。哪怕知道了当年的来龙去脉,现在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吧?几十年前发生了密室袭击事件后,魔法部、乃至于您自己也曾在这间盥洗室仔细检查过好多次——”

    “蛇佬腔,这就是意义所在。斯莱特林与冈特家族成员基于血脉的魔法烙印。”

    邓布利多微微一笑,看了眼不明所以的斯克林杰,以及若有所思的金斯莱,笑着解释道。

    “我刚才说过,近千年来我们想得太复杂了——萨拉查·斯莱特林为后裔留下的‘钥匙’,并非是什么高深的魔法或者可能泄露、失效的仪式,只要找到密室入口,用蛇佬腔念一句‘打开’就可以了。”

    “比如说,这样……”

    邓布利多清了清嗓子,望着那条蛇形浮雕,嘴里发出一阵奇怪的嘶嘶声。

    顿时,铜龙头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开始飞快地旋转。

    紧接着,水池也动了起来,原本严实坚固的水池墙体如同积木般旋转挪开,不到几秒的时间就从众人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无比粗大的水管,甚至大到可以容纳海格钻进去的宽度。

    “非常幸运的是,蛇佬腔并非自带魔力的语言,它不过是发音比较特殊而已。”

    邓布利多轻描淡写地说道,就好像他刚才不过是随口说了句冰岛语,亦或者是其他冷门外语。

    “宾斯教授作为幽灵可以无视通道,直接在泥土、石墙中向下穿行数英里,抵达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密室之中,但我们如果想要下去,最好还是走这条特地为人类同行而修建的下行通道——”

    “哦,这个世界上的蛇佬腔可不止有斯莱特林一脉的巫师。”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斯克林杰,以及一众惴惴不安的魔法部官员们。

    “帕拉塞尔苏斯,他可是中世界最著名的蛇佬腔,您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斯克林杰先生。在学习新语言方面的能力我还是比较自豪的,妖精语、人鱼语,这些可不会比蛇佬腔简单到哪里去。当然,相比起真正的蛇佬腔,这种模仿的局限性还是很大的,毕竟蛇语并不存在语法——”

    “所以,邓布利多教授,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先尝试沟通……”

    纽特·斯卡曼德脸上浮现出一丝期盼,斟酌着语气,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

    “纽特,我并不认为——”

    “斯卡曼德先生,底下那只怪兽必须被清除!”

    鲁弗斯·斯克林杰眼里闪过钢铁般强硬的光,宛若发怒狮子般的视线把纽特剩下的话堵了回去。

    “它实在太过危险了,况且它身上已经背负了不止一条人命。”他无比坚定地说道,“难道您是想让新的受害者出现,亦或者试图试图在那些死者面前,证明它其实是无害的神奇动物?”

    “噢,好吧,好吧。”纽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您说的没错,这是它应当付出的代价。”

    “那么,下一步怎么办?谁先下去?”

    鲁弗斯·斯克林杰没有理会纽特,转过头看向站在管道前的邓布利多。

    既然密室的入口已经开启,那么关于蛇怪的剿灭也正是开启了。

    从现在开始,他们的每一步都有可能遇到危险,毕竟没有人可以保证底下会不会正好有一张血盆大口在出口等着,而更关键的地方在于,除了那头可怕的畜生外,下边可能还会有斯莱特林的魔法陷阱。

    “我第一个下去,纽特殿后。”

    邓布利多平静地说道。

    作为当今魔法界公认最强大的巫师,霍格沃茨的校长,这就是他出现在这里的意义。

    “我陪你一起,邓布利多教授。”斯克林杰说。

    片刻的沉默。

    “抱歉,我不是冒犯您,”斯克林杰说,刚毅、沧桑的脸庞上挤出一丝笑意,“至少从身体素质、反应力来说,我自认为不会拖您的后腿,况且如果不走运的正好——”

    “非常合理的提议。”邓布利多点了点头,“我们俩一起下去,你先看我身后的位置。”

    老人抽出魔杖,在身体周围挥了下,制造出一层朦朦胧胧的魔法微光。

    斯克林杰也跟着抽出魔杖,简单的施展了几个防护魔咒。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管子,背靠背站稳,同时松开手任由身体滑落下去。

    而等到邓布利多、斯克林杰两人消失之后,剩下的巫师们也两两一组的走上前,间隔五到十秒之后依次顺着管道向下滑落,霍格沃茨地下网络管道非常复杂,他们可不想撞在一起。

    等到所有人进入管道后,纽特·斯卡曼德挥动魔杖朝着外边发出信号,咬了咬牙也跟着钻了进去。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想尽量试着活捉密室里的那条蛇怪。

    毕竟,这可能是当今世界上最古老的,同时也是最后一条的蛇怪了。

    如果让艾琳娜、格林德沃、勒梅他们那边接手的话,肯定是不会有任何手下留情的空间——那些真正的魔王在面对这种高危险、珍惜的神奇动物时,从来都不会吝啬于展现自身的杀伤力。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