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汉明 > 第二千一百三十一章 柳暗花明
    许多时候,人与人之间,不可久处。

    因为,人的感情,不是谁都能自我控制的。

    要么一刀杀了,一了百了。

    否则,日久,生情啊!

    当然,这个“情”字,绝对不可能是爱情或者友情,而是一种人与人,同类之间的复杂感情。

    譬如,就算对方是仇人,若是无意间救过一次,便很难下手再杀死他。

    聊天聊多了,亦是如此。

    吴争经过短暂的沉默,又开始滔滔不绝。

    “唉……兄弟……听你口音,该是浙东一带,怎么,本王这些年的政令,难道不好吗?”

    “你说你们,长得一副好身板,如今正是为国效力之时,怎么就干上这等……上不了台面的差事呢?”

    “……就算你们不想为国效力,那好歹也为自己或家人挣上一份福荫不是……没有了家人,总也有朋友吧……?”

    “孤保证,只要你们幡然醒悟,便回头是岸……孤能赦免你们!”

    说多了,听的人再烦,也会有此此听进去。

    这不,先象劝另一人不要上吴争当的刺客,就忍不住开口了,“……王爷,咱们对你并无恶意……你放心,只要事了,就放您走……。”

    “什么叫事了……你们可知道,刺杀王妃与刺杀本王同罪……孤就不明白了,你说刺杀本王,这还说得过去……这些年本王得罪的人多了,可王妃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能得罪谁……你们数百人今夜行刺……是何道理?”

    “……王爷,您别问了……!”那刺客沉默了一会道,“王妃自然有她取死之道……咱们只是奉命行事,再多……就不能说了,王爷您也别问了……今夜之后,您还做您的王爷,而咱们……您也不知道咱们是谁,就更不甭说什么株连咱家人的话了。”

    “这么说来,你们已经早有退路……可你们不想想,这一辈子,就这么活在阴暗中?”吴争加重了语气,“战场上死,至少荣耀,可你们若死了……连只老鼠都不如,甚至被曝尸荒野……!”

    “别再说了!”另外一个刺客被激怒了,“你现在说得好听,可真要是应了你,谁能保证你不会翻脸不认人……你们这么狗官,没一个是好人……!”

    “住口!”前面那刺客惊喝道,“别上了他的当……!”

    吴争笑了,因为口子被撕开了。

    “你们也说了,今夜之后,孤也不知道你们是谁……人海茫茫,孤上哪寻你们去?”吴争正色道,“可你们若想正大光明地活……那就得信本王,人活着,哪一样哪一天,不是在赌……你们不妨赌本王是个守信之人……你们应该听闻过,本王麾下北伐军中,很多将士都是招安来的,他们被招安之前的行径,恐怕比你们更不堪……孤能容忍他们,为何不能容忍你们两个?”

    说完这些,吴争闭上眼睛,“时间不多……真等王妃遇害,那孤再仁慈,也不会对你们善罢干休……想想吧!”

    两个刺客对视一眼,慢慢走向角落。

    吴争听不到了他们在说什么,但能听出二人在争执。

    时间慢慢地过去,吴争心急如焚。

    “你……王爷想要咱们做什么?”

    吴争心里轻吁了一口气,睁开眼睛,“两件事……放了本王,然后将外面看守的叫进来杀了,再随本王去救王妃!”

    二人一阵犹豫,“若咱们……被主上知道,必死无葬身之地。”

    “这何须怕?”吴争正容道,“只要孤将你们藏入军中,还有谁能找到你们……想来你们身手应该不错,到时有个一官半职的,岂不比如今不见天日活着强百倍?”

    二人相视一眼,齐刘上前为吴争解开捆绑,然后在吴争面前撕下蒙面黑布,拜伏在地,“小的愿追随、效忠王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吴争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谁指使的你们?”

    “莫家二少爷……莫辰文!”

    吴争微微皱眉,似乎并不惊讶,“是莫辰文……还是莫执念?”

    “回王爷话……咱们确是莫家豢养多年的死士,但家主人在京城……这次行刺,奉得是二少爷的命令……!”

    “你们既是莫家死士,若无家主之命,怎会听从莫辰文?”

    “之前大少爷被按察司抓了……家主入京之时,将家中诸事交于了二少爷打理……二少爷能调动一部分死士……!”

    “你是说……今夜所来刺客,并不是莫家所豢养的全部?”

    “是……咱们这些人,只是最外围的……最精锐的死士,一直家主掌控……。”

    吴争打量着二人,这二人年纪并不大,“你们为莫家死士……是莫家对你们有恩?”

    “是……活命之恩!”

    “嗯?”

    “当年鞑子南下,小的家人死光了……向南逃难,饥寒交迫,幸得莫家赐粥……小的无以为报,便……!”

    “你呢……亦是如此?”

    “是!”

    “莫家死士有多少人?”

    “这……小的不知。”

    “同为死士,会不知道同袍几何?”

    “回王爷,家主有死士四营,分别以梅兰竹菊为其命名……小的所在这营,为菊组,约摸五、六百人。”

    “约摸?”

    “是……虽为同营,但各队之间不得交谈、联络……其实小的也是今日才知道菊营竟有五、六百人之众!”

    吴争心中一凛,梅兰竹菊,菊排最后,不用说,前面三营死士,应该人数更多,或者更加精锐。

    莫执念,你好大的手笔啊!

    竟在本王眼皮子底下,拥有如此不为外人知的强大实力。

    “孤,信你们所说的……但要孤信你们对孤的忠诚,那就做给孤看吧!”

    “是……小的二人这就去杀了外面看守,追随王爷救王妃!”

    “本王……与你们同去!”

    随着几声枪声,两面的四名看守被撂倒在地。

    另外两面的看守听见枪声,向庵门口冲来。

    至庵门口,冲里面大喊,“谁打的枪?”

    “怕是有人偷袭……打冷枪……!”

    “快开门……放我们进去。”

    “成!”

    庵门一开一关,随着几声枪声响起,重阳庵重归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