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万法无咎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弊中见利 自在飘游
    湛衡子朝着一处辽阔天渊,纵身一遁。

    眼前景象一转,忽而出现一方元气极为充裕之地。

    千丈高的宝树,数十里一座,瑞气隐隐,若明若暗。论气象之含蓄,似乎不及麒麟一族;但是这瑞气充盈,盛极腾涌,凝若实质,几乎要较麒麟一族犹有过之。

    就在这气象嘉妙之地纵身一遁,湛衡子已现身于一座高台之上。

    这座高台,阵纹法言三千重,字迹流动,精微到了不可思议。

    这是湛衡子往常时**之地。

    和其余许多大妖族,驻世妖祖处于蛰眠之中,非经大变不出不同。凤凰早一族驻世妖祖,却是一直处于活跃状态。甚至于时时为门中晚辈讲解道术,传承血裔妙法。

    这也是凤凰一族维持长盛不衰的秘诀之一。

    湛衡子纵身一落。

    周遭忽有七八道祥光一合。

    七八人聚集一处,一齐拜道:“恭贺凤祖得胜而归。”

    声音排闼,气魄甚宏。

    湛衡子一怔。

    此次四族攻伐东南,铩羽而归。凤凰一族,却是唯一一家道境存在完好无损的势力。其余麒麟、玄武两族,已然倾覆;就算是圣教,也损折一人。

    他此行回返之前,也曾好生经营了一番言辞。勿令本族妖王、嫡传堕了士气。

    岂料此时此刻,发生的一切,却令他有些诧异。

    心念一动,忽道:“得胜而归?从何说起?”

    当头一位身着五彩袍的凤族妖王,上前一步,欣然道:“气运盛衰,历然可见。更有何疑。”

    湛衡子问明详情。

    原来,最近数年来,凤凰一族上下,奉风青之命,苦心钻研三重断界的补偿替换之法。

    在精研阵基之时,所有族人皆深藏本门界域之中,不得外出,亦不得与紫微大世界取得联络。

    当然,其等做出胜负判断,也非无由。

    其标志有二:

    其一,是风青和湛衡子的命魂传灯变化。

    其余诸族,到了道境这一步,类似的命魂灯法未必准确。譬如麒麟一族,在林雷陨落之后数载,其族中法门也未能准确反映,以至于族中首鼠两端,未能以最善之法应对原陆宗的来攻。

    而凤凰一族则不然,其暗藏的涅槃重生之**门,对于生死大关尤其敏锐。

    二尊皆完好无损,那自然斗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其二,是凤族气运沉浮之变化。

    虽然因为本界遮蔽的缘故,其余诸族的情形暂未得见;但是凤族的情形,却是昭然可盼。

    数载以来,凤族地位愈发稳固,似有水涨船高之势。

    湛衡子闻言,暗暗纳罕。

    便道:“将升降浮沉法的演像图,送到苍梧树下。”

    一众妖王,不疑有他,欣然领命。

    一个时辰之后。

    湛衡子心绪浮动,仿佛沉溺于水既久之人,忽然浮出水面,接触到了外界的新鲜气机,精神为之一震。

    本族妖王所言是实。

    一场大败,凤族在妖族定品之劫中所处的位次,不但没有下降,反而还略略提高了。

    因为龙凤二族,将麒麟、玄武二族拉了进来,虽然立下了契约,但那契约说的是一荣俱荣、分工协作之法,战后收益之分配。却并无一损俱损的誓言。

    龙凤两族在妖族中的地位遥遥领先,麒麟、玄武紧随其后。

    如今这两族一无,等若头部两家的权重,反而进一步增大。

    但是这绝不意味着,两家盟友覆灭,是一件好事。

    简言譬喻,设有一国,在边境陈兵十万,抵御外敌。不但消耗粮饷数目惊人,并且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增加了边军叛乱的风险。若是较这十万大军解甲归田,而又一切无事,那么这军队自然是有不如无。

    问题就在于“一切无事”是否成立。若是无了边军,敌国攻伐上门,那便有亡国之危。

    眼下事实,与之类似。

    麒麟、玄武两族覆灭,若是敌对势力譬如赤魅族、孔雀族等快速膨胀,那自然不能说是好事。

    但是损失了二个“友盟”之后,龙凤二族能够顶和诸妖族扩张的势头,那么麒麟、玄武之覆灭,反倒是一件好事!?

    诸多敌对妖族,所得实利之多寡,尽在第三次清浊玄象之争中见分晓。

    思虑一阵,湛衡子传声门外:“着玉离子前来见过。”

    ……

    归无咎驾着青兜兽,纵至半始宗门外。

    悠悠千载,在真实世界中只是三年。

    此回遁返,并未动用武域元尊所立的紧急挪遁之法,而是沿着原来的显露,驾青兜兽,花费数月功夫,信步缓行。

    一切都过去了。

    “接近达到”,和“真正达到”,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

    就算只是一层窗户纸的差别,但是有终不能同于无。

    当年九转灵光殿中,与宁真君和他的四位弟子相遇,取出元玉精斛之后,所陈述的那“至为艰难”的万古绝径,一情一景,都是清晰无比,宛在目前。当日归无咎虽然豪情迸发,但是心中未必没有三分沉重。

    今日终于走到了终点。

    三百余载枷锁,一任自由。

    此时,归无咎的气机已然臻至精微无尽、与近道境近乎泯灭差别的境界,就算不动用魔宗四法打通上下的手段,单凭本身知见,似乎也能依稀望见“界限”的那一头,风光如何。

    纵云而行,来到距离半始宗天中小界仅有二三里处,胯下青兜兽忽然传来一声嘶鸣。

    随后双目浑浊,形容迅速干瘪下去。

    归无咎微微一怔。

    这才想起,秦梦霖曾与他提起过。

    阴阳道遁术秘法的加持手段,并非毫无代价。

    东南之役,归无咎第一次动用越衡宗至宝,未能建功;然后借元尊之助自武域传送至半始宗;然后借阴阳道主的手段,自半始宗传送至三生阴阳洞天南极天入口,荒海之地。

    然后由荒海之地返归如意门传送阵的这一段,却是用秘法再度强化了青兜兽的遁速,令其增长十余倍至数十倍,归无咎也得以快速返回越衡,出其不意之下,完成了第二次出手。

    但这一回遭遇,却令青兜兽之本源,遭遇重创。

    此兽之朽亡,毫无征兆,发乎于一息之间。

    归无咎原本意兴奋发,此时微微摇头。倒在距离山门前二三里,似乎并不和谐。

    骈指作剑,随手自半始宗山门外、对岸山谷,劈出一道裂隙,然后将青兜兽残躯葬在其中。

    归无咎正要踏步,跃入界中。

    忽然,只见小界阵门一开。

    一道青影窜出。

    尚未看清面目,那青影又陡然消失。

    只听一个清脆女声忽然自耳边响起:“主人请安坐。”

    定睛一望,身下二三尺,已多出一只绚丽多彩的孔雀,五尾飘荡,张开双翅,约莫三四丈宽。

    识得声音,正是孔凌。

    近百余载,她除了按部就班修行之外,与黄采薇等人关系甚密,一直充当小界的“管家”,管理阴阳道旁支流裔,以及为黄希音服务的试法门徒。也算相当得力。

    尽管此间是半始宗阵门之内,绝对安全;而归无咎的道缘感应,又全未察觉到任何风险,更不必动用魔道前知秘法。但是能够如此突兀的出现在自己身下近处,已然足令归无咎十分惊讶了。

    空间挪移之法。

    孔凌清声道:“主母有命,算定青兜兽此时寿尽。命小婢提前在此迎候。”

    归无咎安稳坐好,心情忽然大好,道:“尚未恭喜你,四重门遁法,已修炼得颇为可观。”

    孔凌称谢,旋即道:“论长程奔袭,婢子固不若青兜兽;但论斗战之中,进退趋避,婢子尚有一技之长。”

    归无咎微微一笑。

    这岂知是一技之长。

    和反吞双子珠等手段配合,近道境以前完全成熟的空间挪遁之法,几乎是有如虎添翼之功。

    孔凌纵身遁了一圈,便要钻入小界之中。

    归无咎忽道:“不忙。转向向北。”

    孔凌应诺道:“主人要往何处去?”

    归无咎笑道:“何必要有去处?自在飘游任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