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学霸从改变开始 > 第661章 转道去领奖
    “亲爱的陈舟教授,您好,我是克雷数学研究所的所长詹姆士·卡尔逊。首先恭喜您获得国际数学家大会上颁发的菲尔兹奖,成为了这一奖项的最年轻得主!”

    “其次,很高兴听到,您在这次国际数学家大会上,进行了1小时45分钟的学术报告。这是打破国际数学家大会历史传统的一次学术报告!”

    “同时,尤为令人感到兴奋的是,您的这次学术报告的内容。杨-米尔斯规范场存在性与质量间隔假设问题,从上世纪被提出以来,就是一个公认的世界级数学难题,它也是同时具有物理意义和数学意义的一道难题。”

    “也是因此,我们在2000年公布克雷数学研究所七大千禧年大奖难题时,将它列入了其中。时至今日,我们终于见证了这一难题的解决。”

    “所以,陈舟教授,在祝贺您的同时,我也很荣幸的告诉您,您将获得克雷数学研究所,在公布这七个数学难题时,所许诺的一百万美金的奖励!”

    “在此,我也郑重的邀请您,专程来一趟克雷数学研究所,领取这属于您的奖励。”

    陈舟手机上冒出来的邮件提示,正是克雷数学研究所的所长詹姆士·卡尔逊发来的。

    这封邮件的内容,一半是恭喜陈舟获得菲尔兹奖,一半是邀请陈舟去克雷数学研究所,把那千禧年的大奖给领走。

    陈舟默默的看完了整封邮件之后,倒没有着急去回复詹姆士·卡尔逊。

    而是在心里,开始默默的盘算着,这一百万美金,能抵多大用。

    即使已经获得华未的专利授权费,以及那份合作研究的投资。

    但陈舟还是觉得,自己的钱不够用。

    一旦真正实施起类似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研究机构计划,那这笔钱,将很快被烧完。

    “填补研究机构计划的话,估计是指望不上的,但这笔奖金,倒是足够一凡他们用一段时间了……”

    陈舟稍微一盘算,就开始嫌弃这笔钱的数额太少了。

    这要搁以往的话,能够获得一百万美金的奖金,那陈舟估计得乐开了花。

    可现在,这一百万美金的奖金,对于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当然,这笔奖金虽然不多,但也是绝对得收下的。

    在钱的方面,陈舟还是保持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心态的。

    想了想,陈舟决定暂时先不回国了,而是直接转道去克雷数学研究所,把这奖金给领了。

    但随即,陈舟便想到了跟着自己的熊浩和齐茵,还有那已经分散出去,暗中保护着自己的其余人。

    如果自己不回国的话,那这些人肯定也不会回去。

    这要是这么多人跟着自己的话,会不会有点浪费国家资源?

    陈舟一时间,也有些摇摆起来。

    陈舟开始想着,是不是可以,让这位詹姆士·卡尔逊所长,把一百万直接打到自己的账户上?

    那样的话,自己也不用跑一趟了,对方也省事了。

    但是,这个念头,只跑出来一下,便被陈舟掐灭了。

    别的不说,克雷数学研究所最为人熟知的,便是它所公布的七大千禧年大奖难题了。

    之所以公布这七道难题,也是参考了1900年,希尔伯特的23个问题的做法。

    而希尔伯特23问,是深深影响20世纪数学发展的事情。

    显然,克雷数学研究所也希望这七大千禧年大奖难题,能够如同希尔伯特23问一样,去影响21世纪的数学发展。

    所以,这么一个具有关注度,且能够提升数学影响力,以及克雷数学研究所本身影响力的事情。

    詹姆士·卡尔逊他们那边,肯定不会就这么草草转账的。

    况且,先前俄国数学家格里戈里·佩雷尔曼,解决庞加莱猜想时,已经拒绝了克雷数学研究所一次。

    使得他们精心准备的颁奖仪式,没有了任何用武之地。

    这一次,克雷数学研究所那边,肯定是想要弥补上一次的遗憾的。

    要不然,连着两个千禧年大奖难题被解决,却连一次像样的颁奖仪式都没有,他们可就真的难受了。

    想到这些,陈舟又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邮件内容,然后起身准确去找熊浩和齐茵,跟两人商量一下这件事。

    陈舟先是来到齐茵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却发现没有人回应。

    有些意外的陈舟,转身朝着熊浩的房间。

    还未走到门口,陈舟便注意到,熊浩房间的门,并没有关上,是半开着的。

    走近一看,陈舟才发现,齐茵居然也在这里。

    熊浩和齐茵两人,齐齐望向陈舟,有些惊讶于这位陈教授的突然出现。

    陈舟冲两人笑了笑,道:“有件事想跟你们商量一下……”

    熊浩和齐茵两人,齐声说道:“陈教授,您说。”

    陈舟于是便把克雷数学研究所给自己发邮件,邀请自己前去领奖的事,全部说了一遍。

    等陈舟说完,熊浩和齐茵也明白了陈舟的意思。

    陈舟想去领奖,但是因为他们的缘故,所以来征询他们的意见。

    齐茵考虑到自己来找熊浩的原因,便直接说道:“陈教授,我不建议您去领奖。我们可以采取其它的方式,找人代领或者是怎样,但您本人,最好不要亲自去领奖。”

    陈舟看向齐茵,轻声问道:“为什么?理由是什么?”

    齐茵看了身旁的熊浩一眼,熊浩悄悄递给她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把那件事告诉陈舟。

    齐茵虽有些不解,却听了熊浩的意见,只是跟陈舟说道:“陈教授,您还记得前段时间,米国政府的失信事件吗?这件事,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得到妥善的处理。”

    “所以,您这个时候去米国领奖,我担心会遇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同时,我也担心在米国那边,您的人身安全会受到威胁。”

    对于熊浩和齐茵两人的小动作,陈舟自然看在眼里。

    只不过,陈舟并不知道,这两人瞒着自己的是什么。

    但有一点,陈舟是肯定的。

    那就是,两人瞒着自己的事情,应该是刚发生的。

    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自己找两人时,两人在一个房间。

    至于,两个人之间,会不会有什么私事。

    陈舟觉得,那应该是不可能的。

    哪有房门半开,聊私事的?

    事实上,陈舟猜的很准确,几乎是猜对了整个过程。

    只不过,熊浩房间的门,之所以是半开着。

    全是因为,齐茵也刚来到熊浩的房间,刚把她收到的消息,拿给熊浩看。

    两个人都还没来得及多说一句话呢,陈舟就出现在房间门口了。

    熊浩和齐茵乍一看到陈舟,也是挺惊讶的。

    他们俩本以为陈舟回房间,大概率不会出来了。

    因为从这几天来看,陈舟都是这样的。

    却没想到,今天的陈舟,回房间才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居然就出来了。

    想到这些的陈舟,于是看向熊浩和齐茵,直接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熊浩和齐茵对视一眼,然后熊浩转头看向陈舟,轻声说道:“陈教授,只是一件小事,由我们来处理就行,您不用担心。”

    陈舟看到两人这个模样,不禁皱了皱眉头。

    旋即,陈舟用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熊浩,如果是和我有关的话,我有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说这话的时候,陈舟脑海里忽然闪过了,那个下午撞向自己的人。

    他也意识到了,那个人有些不对劲。

    按理说,任何一位参与了这次大会的学者,在撞到自己后,都不应该是那副模样。

    听到陈舟的话,熊浩沉思了一下,最终决定将齐茵刚才带来的消息,告诉陈舟。

    刚才,他之所以不让齐茵说,一是不希望对陈舟产生任何影响。

    二是,这件事已经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了,在能够完全解决的前提下,没必要让陈舟知道这些。

    这也是他一贯的处事作风。

    将麻烦全部解决在被保护人看不见的地方,确保被保护人的一切安全,不对被保护人造成任何影响。

    只不过,当陈舟问出那句话的时候,说出来反倒比瞒着要好一些了。

    如果让陈舟瞎猜的话,反而不好。

    等到熊浩说完,陈舟顿时有些惊讶的问道:“下午那个人是冲着我来的?”

    熊浩点了点头:“根据我们的调查来看,这个人应该是负责跟踪您,收集您的一切行踪信息。所以,才会在意外撞到您之后,匆匆忙忙的赶紧离开。”

    “所以说,除了这个人,还有人准备对我下手?”陈舟微微皱眉。

    “目前来看,是这样。”熊浩随即又说道,“陈教授,您放心,既然这个人暴露了,那他背后的那些人,一个也逃不了。”

    “你们已经采取行动了?”说这些话时,陈舟已经把房间门关上了。

    熊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齐茵主动说道:“陈教授,这些信息,就是我安排人进行反跟踪得来的。不出意外的话,这帮人所在的地点,已经快要摸清楚了。”

    陈舟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们的具体安排,我不会过问。毕竟,这是你们的专业。但是,有一点我要说的,就是必须注意安全,这里毕竟是在国外。”

    听到这话,熊浩和齐茵俱是点了点头。

    但两人也没想到,陈舟听到这些,居然还能如此淡定的,去考虑他们的安全。

    只能说,眼前的这位年轻教授,确实有些不一样。

    顿了顿,陈舟又问道:“那依你们之言,我们最后立刻返回华国?”

    齐茵点点头,说道:“陈教授,目前来看,我们只知道这一伙人是针对您而来的,至于其他的,我们不得而知。出于安全考虑,我觉得我们应该立刻返回华国。”

    陈舟沉默了一下,又看向熊浩:“大熊,你觉得呢?”

    熊浩则是闷声说道:“我听您的安排。”

    齐茵有些诧异的看向身旁的熊浩,这家伙,什么意思?

    他支持陈教授去米国领奖?

    他难道不知道,这伙针对陈教授的人,保不齐就是米国那边搞的鬼吗?

    陈舟微微一笑,说道:“那行,你们需要多少时间,解决这里的事?”

    齐茵不答反问道:“陈教授,您真的要去克雷数学研究所领奖?”

    陈舟轻轻点了点头,没等齐茵说话,他已经先说道:“齐茵,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明白吗?”

    齐茵一愣,有些疑惑的看向陈舟。

    陈舟解释道:“我知道,你担心的是,针对我的人,会不会米国政府暗中安排的,毕竟他们的失信事件,起因便是我。而我还选择去米国领奖,不等于自己把自己送入虎口吗?”

    “但恰恰相反,我这么大摇大摆的去领奖,不仅不会把自己送入虎口,这只张着嘴的老虎,还得担心我别出什么事才好。说不定米国政府还得捏着鼻子,在暗中保护我一下。”

    “因为,克雷数学研究所的邀请,是被全世界关注着的。这个时候,我们如果去的话,也就等于把我们暴露在全世界的目光下。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暗中的危险,都是不敢露面的。”

    “一旦我在领奖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那所有的矛头,必然将指向米国。还有一点就是,我可是顶着光环去领奖的,他们可不敢在这个时候,让我出点什么事。”

    陈舟的这番话说完,齐茵顿时也反应了过来。

    就像陈舟说的那样,现在深陷失信事件的米国政府,还真不敢在米国让陈舟出事。

    毕竟,陈舟是与失信事件,有着直接联系的。

    如果陈舟再因为领奖出事的话,那米国必然遭到众多学者的围攻。

    这不仅无益于失信事件的解决,反而会火上浇油。

    说不定,米国将彻底失去所有学者的信任。

    这并不是夸张,毕竟对于自称为最安全国家的米国而言。

    如果连一位优秀的学者,都不愿意保护,或者说保护不了的话。

    那其他身在米国的学者,岂不是也处于同样的危险之中?

    要知道,现在的陈舟,头顶的可是史上最年轻双奖得主的光环。

    他在一定程度上,是代表了学术界众多学者的。

    想通这些后,齐茵也放下心来,转而说道:“陈教授,我们这边今晚就能处理好,明天我们就可以出发。”

    “行,那就麻烦你们订一下机票了?”陈舟点头道。

    “没问题。”齐茵应道。

    转道去克雷数学研究所领奖的事敲定之后,陈舟便准备离开熊浩的房间。

    走到门口时,陈舟又停下了脚步,转头对熊浩和齐茵说道:“一定要注意安全,大家是来领奖的,不是来打架的,得高高兴兴的来,平平安安的回。”

    熊浩和齐茵冲着陈舟,郑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