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锦鲤嫁到:重生极品农家 > 第261章 一笔写不出两个苏字
    苏谦一点儿也不客气,上了车就开吃。

    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他这个年纪最是能吃能喝的时候,上了一下午的课,他早就饿了。

    “吃啊,客气什么。”苏谦把属于齐之墨的那一份递到了他的手里,“买都买了,不吃就浪费了。”

    “我不饿。”齐之墨看向窗外。

    哪里能不饿呢,都是一般大的孩子,苏谦跟饿死鬼似的,齐之墨肯定也饿了,只是不好意思罢了。

    苏谦知道他的性子,直接把东西塞到他嘴边,逼着他吃了一口,然后才丢给他,让他自己吃,“怎么,还让我喂你啊?”

    齐之墨摇摇头,他是觉得自己欠苏家姑侄俩的太多了。

    自己来县城读书的钱都是苏谦给的,虽然知道他也会自己做点小生意,可不管怎么来的钱都不是自己的钱。

    一路上,苏谦侃侃而谈,俨然已经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齐之墨很少插话,但也有自己的主见。

    要是苏欢宝不来,他们两个只能等明天才回去,不然就要走几个时辰的夜路才能到家,没有必要,还是不会这样的。

    齐之墨到家,白氏美油料到,但见到苏欢宝,也就明白了,自己儿子又是沾了别人的光。

    白氏知道自家受了苏家姑侄俩颇多的恩惠,对待这两个人也是真心的感激,“苏姑娘,进来坐坐吧?”

    苏欢宝摇摇头,“不了,家里还有两个小的等着呢。”

    齐之墨此时已经下了车,拿上了自己的包袱,一看就没什么东西。

    苏欢宝叫住了他,“之墨,东西。”

    刚刚苏欢宝已经说了,给齐之墨的弟妹也带了些吃的,齐之墨哪里肯收,“不用了,你还是带回去吧。”

    “家里有,就是一些吃的,听话给你弟弟妹妹们拿回去。”

    齐之墨听着她的语气有点不自在,像是长辈似的,可明明她比自己还要小呢。

    苏谦也把东西递了出来,“是兄弟,就拿着,伯母,改天我再来家里玩。”

    白氏笑着点头,“苏姑娘,又让你破费了,你给找的差事赚的钱够花了。”

    “我们一家多亏了你的照拂。”

    苏欢宝盈盈一笑,“那是你自己辛苦赚来的钱,不用谢我的。”

    话是这么说,但白氏不是糊涂人,要是没有苏欢宝引荐,这么轻松的差事,哪能轮到她呢。

    苏欢宝知道齐之墨心气高,本想让白氏在云二姐的铺子里干活的,但这样一来,她担心齐之墨会觉得比苏谦低一头,所以就给她找了别的铺子打杂。

    看在苏欢宝的面子上,工钱高,活儿少,也方便白氏照顾家里。

    苏欢宝的马车已经走远了,白氏见儿子仍然站在原地发呆。

    “之墨,别看了,人家已经走远了。”

    白氏心里不是滋味,儿子的心思她当然知道,打苏欢宝第一次来家里,她就知道。

    那会儿,她是听说了苏家这位姑娘败家,觉得这门婚事不可靠。

    可现在,苏欢宝依旧花钱如流水,但人家也能赚钱啊,赚的更多。

    眼见着她马车换更大的马车,铺子一间又一间的开着,眼见着她从个小姑娘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小美人。

    白氏后悔,但也不后悔。

    毕竟现在的苏欢宝,不是一般人能够配的上的。

    “之墨……”

    齐之墨打断了缓缓开口的白氏,“娘,您别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

    白氏叹息了一声,“之墨,你一定要好好读书,一定要好好读书啊。”

    齐之墨点点头,只有读书他才有出人头地的可能,才有那一点点的希望能够配的上心里的姑娘。

    离开了齐家很远,姑侄俩才闲谈了起来。

    “谦儿,银子够不够花?”苏欢宝年纪不大,可想的事情极为周全。

    虽然苏有才和云二姐再三强调,苏谦的学费不用苏欢宝管,他们自己有钱,可苏欢宝还是会找各种理由给苏谦钱。

    “够,不过你要给,我也不拦着。”

    不知道是不是耳濡目染,苏谦也跟苏欢宝一样爱钱。

    “听说你最近在学堂里又赚了一笔?”

    苏谦嘿嘿一笑,“什么都瞒不过你,也没有多少,几两银子而已。”

    一个月几两银子,对于一个正在读书的孩子来说,已经不少了。

    何况,苏欢宝坚定的认为,这小子没说实话,肯定不只几两。

    反正他也不会做坏事,苏欢宝也不拆穿他。

    “给你爷爷奶奶买东西了没有?”

    “买了,不只是爷爷奶奶,爹娘,弟弟妹妹,还有小姑姑你,每个人都有,不过这个钱,小姑姑你是不是得给我补上?”

    苏谦很懂事,每次回来都会带一些东西,就是花的钱,势必要跟苏欢宝多要一些。

    苏欢宝也惯着他,乐意多给一些。

    “你存那么多钱要急着娶媳妇吗?”

    苏谦冷哼一声,“啥媳妇,媳妇哪有赚钱重要啊,你也知道,我爹那个样子,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赔钱了,我娘辛辛苦苦攒下说铺子,总不能也赔进去吧,我得准备着。”

    苏欢宝无语了,“这话要是让你爹听见了,你这顿打是少不了了。”

    “他听不见,你不说他怎么会知道。”

    苏欢宝笑了笑,其实她也跟苏谦有着一样的心思。

    得留一手。

    “小姑姑,我爹这次去禹州啥时候回来?”

    “很快吧,就是签个字据,费不了啥事儿。”

    “也对,我爹离开我娘不会太久的。”苏谦说完,自己就笑了。

    姑侄俩一路闲聊,很快就到了村子里,不过天已经黑了,但隐约能看到近处的人影。

    送完了齐之墨后,苏谦就接替苏欢宝赶车了,毕竟之前还是稍稍要避嫌一下的。

    走过了村口的小路,苏谦才道:“小姑姑,刚刚我好像看到如宝姑姑了。”

    “在哪儿?”

    “就是村口啊,她一个人回来的。”

    说起苏如宝,苏欢宝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只是她,二房的人也为她操心受累的。

    “她肯定又是在李家受气了,上次我见她身上有伤,李家人太过分了,小姑姑,你说过,一笔写不出两个苏字来,要想着如宝姑姑的好,那么我们是不是得为她出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