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 第974章 秦朗的明悟
    “秦朗,你对这个决定,有什么异议,可以提出来?”

    赵懿坐在办公椅上,手中捏着签署完毕的国王令,抬起头看向秦朗,笑着问道。

    韩狄和孔照祥站在一旁,闻言也是转头看向秦朗,皆是满脸的笑容。

    不过两个人的笑容含义也不尽相同,韩狄是如释重负的高兴,而孔照祥则是戏谑的笑。

    秦朗这个强硬到不能再强硬的家伙,现在知道他的提议没有获得国王的认可,虽然政事堂的表决是五v五,可是到了国王这边,直接被国王一言而否了。

    如果秦朗再提出什么异议的话,可以说就对国王形成了挑衅,挑衅国王的权利和决断,势必会对秦朗有不好的印象。

    就算是国王的亲儿子,之前的太子,又如何?还不是被国王废黜了?

    如果秦朗仗着国王的宽容,而不识趣的还要坚持他的提议,就会让国王很不满。

    本来经过这么多事情,国王和秦朗之间的关系,已经比较微妙了。

    上一次胡绥的挑拨离间,看似是故意为之,而且目的也达成了,那就说明国王的确有意识的防备秦朗,或者说打压秦朗了。

    现在秦朗闹腾的越欢,越让秦朗被动。

    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和提议啊,秦朗,可不能就这么退缩了,否则岂不是没意思了?

    孔照祥心里面不无恶意的想着。

    秦朗脸色如常的看向赵懿,继而脸上带着笑意的摇头:“只要能合理的处理kn国的事情,我没有意见。”

    “倒是有一个建议,还望国王考虑一下。”

    秦朗的回答,让赵懿惊讶,让韩狄惊诧,更让孔照祥诧异。

    这小子退了?不是他性格啊。

    赵懿有些不解的想着,又仔细的盯着秦朗的神色,似乎想要从秦朗的表情上面,看出什么不同之处来。

    不过仔细看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什么,只能作罢。

    韩狄心里有些犯嘀咕,秦朗就这么退缩了,明显不是他的性格和为人,难不成秦朗会在背地里搞鬼?

    至于孔照祥则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秦朗倒还真是一个聪明人。

    我还以为你有多么硬气正派,原来面对压力的时候也会退缩啊。

    平日里面摆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给谁看?

    现在看起来秦朗也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毕竟已经脱离了百姓阶层,属于权贵阶层了,追根揭底还是保住自己的地位最重要啊。

    秦朗,泯灭众人,不足为虑喽。

    孔照祥收回了目光,不再关注秦朗。

    至于他要提什么建议,也随便他吧。

    建议终究不是意见,意见是质疑国王的决断,而建议只是秦朗的想法罢了。

    “什么建议?”赵懿脸上的笑意更足了,也不知道是为秦朗的识趣而高兴,还是为打压秦朗成功后的喜悦。

    总之他的态度很好,好的有些过分。

    秦朗稍微思索了一下,对赵懿说道:“kn国的事情还是要引起重视,谨防出现什么意外和变故。”

    “韩狄大使的想法很有道理,不能破坏世界大局,所以必须警惕kn国的动作。”

    秦朗的建议,可有可无。

    就算没有这一条建议,赵懿也会谨慎的处理此事,更会重点提防kn国。

    好在秦朗退了一步之后,还是含蓄的表达了他的强硬一面。

    赵懿也觉得自己做的不能太过分,以免打击了秦朗的积极性,那就得不偿失了。

    秦朗就是一把刀,这把刀锋利无比,伤敌伤己。

    现在赵懿最希望的情况就是这把刀伤敌,不能伤自己。

    看这样子,他的希望有望。

    秦朗需要收敛锋芒,才会更好用。

    “好,我答应了。”赵懿很愉快的点头答应了秦朗的建议,并且脸上的笑意更浓许多。

    秦朗也笑着点头,然后和赵懿说了几句别的事情,转身客气的离开。

    秦朗离开了赵懿的办公室之后,韩狄也带着国王令退下,他要亲自处理这件事,务必要处理的谨慎严谨一些,以免出现意外。

    现在整个办公室之中,只剩下孔照祥还留在这里。

    他和国王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于公而言是君臣关系,于私而言又是亲戚关系。

    他娶了赵懿的妹妹,长公主赵元燕为妻子,他是驸马爷,也是首宰。

    虽然他和赵元燕之间的家庭矛盾很大,赵元燕也瞧不起他,也让他时常感觉到憋屈,没有男人的尊严。

    不过他的首宰位置,却不是靠赵元燕这个长公主得到,而是他的真材实料。

    怎奈赵元燕仗着自己是长公主,处处瞧不起他这个草根出身的老公。

    他一忍再忍,忍到了今天。

    “照祥,你觉得秦朗会善罢甘休吗?”

    赵懿面色复杂的盯着门墙瞅了许久,然后幽幽的出声问他。

    孔照祥转过身来,不急不忙的回答赵懿的问题道:“他纵然心有不甘,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难道他还敢忤逆国王的命令?”

    “换做其他人,敢忤逆国王,早就是一百次了,这也就是秦朗,您惯着他罢了。”

    孔照祥丝毫不客气的说出他的想法和看法,也说出了他的判断。

    赵懿微微点头一笑,却没有说什么。

    孔照祥见此,也没有选择多留下,而是默默的转身离开,回他的政事堂办公大楼。

    在孔照祥也离开之后,赵懿这才缓缓的起身走出办公桌前,背着手眺望窗外阳光,绚丽而又不炙热。

    “太阳到了冬季也不暖了,但不代表太阳本身变冷了,到了夏天依旧酷热,只能说是季节变化的缘故。”

    “太阳如此,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秦朗若真的消停倒好,就怕他是隐忍不发。”

    赵懿自问比任何人都了解秦朗的脾气,年轻又强硬,有实力有能耐,会阴谋,懂进退。

    这样的年轻人,才最难对付。

    国王也不知道自己最终的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只知道他偏向了保守派,而没有认同秦朗,势必会让秦朗失望。

    可有些时候,国家之事,容不得半点意气用事。

    他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无非是步子稳了一些,给人感觉弱势了一些。

    但这样更能迷惑对手,保护龙国百姓不受战乱困扰,不是吗?

    想要朝异国举刀,现在还不是时候啊。

    再过二十年,哪怕再等十年,他也不会阻拦。

    不过别说十年了,他这个国王再有两年也就该退居幕后了。

    然而他的几个儿子里面,还没有能够堪当大任的存在。

    长子赵麒是废太子,也是相对而言能力比较强的一个,但是性格缺陷很大,心眼小,睚眦必报,惹了秦朗,被秦朗暗中算计,最终他只能废掉赵麒,贬为炆亲王。

    二儿子赵江,被封诚亲王,在将部的力量很大,可是做人太过于刚猛,缺少了高员的绵柔之力,不适合做国王。

    三儿子赵也被封为裕亲王,整个人就是个书呆子,要是让他做一个图书馆的馆长,或者大学教授,肯定没问题,但做国王…

    至于四皇子赵召和五皇子赵丹,年纪都不大,而且染上了二世祖的毛病,几乎和国王无缘。

    难不成他退居幕后之后,只能做一个位退,人不退的前国王?在幕后摆弄新国王?实际上垂帘听政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赵家王室可就危险了,青黄不接,后继无人啊。

    赵懿扶额皱眉,有些头疼。

    龙国现在看似一团和气,实则上暗地里面如冰如火,权贵阶层和草根阶层的对立,高员的**问题,以及贫富差距,最可怕的是他的王位后继无人。

    另外还有秦朗,李玄狂这样年轻的外姓王横在朝堂上下。

    一旦他百年之后,新王该怎么遏制和限制秦朗与李玄狂这样的异姓王?

    未来的国王面对秦朗和李玄狂,就如同他现在面对灵武霄一样。

    灵武霄就是太宗国王身边的臂力,虽然如今已经退居幕后,潇洒的在方寸山过着乡野生活。

    可赵懿从来都没有被灵武霄的示弱而迷惑住,他很清楚灵武霄拥有振臂一呼的实力。

    且不说龙国朝堂有多少和灵武霄有关系,就说在将部里面,光是跟着灵武霄打过天下的高级将领,就有几百人之多啊。

    灵武霄或许没有邪意,但是他身为国王不能不防,既要防备却又要拉拢妥协。

    总之国王不好做啊。

    他尚且面对一个灵武霄,他的儿子未来做了国王之后,需要面对的可不止一个灵武霄。

    秦朗也好,李玄狂也罢,甚至柴令元,胡睿轩,古晟铭,姜朝…

    他现在都不敢数下去了,未来的局势,势必更加的纷乱。

    人不稳,则国不稳。

    难道真的要在他几十年后临死之前,再发动一次剿灭行动?将秦朗等人罗织罪名,一网打尽吗?

    赵懿目光透过窗外,深邃而幽深。

    秦朗站在紫龙阁墙外,目视院内的国王办公室,目光锐利而犀利。

    这次国王决断,让秦朗有了明悟。

    决定权终究要在自己手里,才能活的潇洒。

    他在龙国地位的确高,但做不了主,很多事情也无法按照他的设想去实现。

    所以也是时候谋划一些东西了,有备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