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唐朝请郎 > 第278章 铁模铸造
    张军虽然脑中有关于治炼的相关技术手段,还有一些配方,但是必竟那是现代的东西,和大唐这会儿的差异还是有些大的。

    他指点一下关键,增加一些钢的硬度韧度都没有问题,但是让他指导冶炼过程……那除非能弄来电。那就没有问题了。

    球磨一上万事皆宜。可惜不能,所以还是需要老韩头帮忙。

    为什么是帮忙?这会儿的技术那可是私人的,是人家吃饭的本事,就是皇帝也不能巧取豪夺,就别提让他无私的拿出来传授了。

    现在老韩头这一点头,这情是真的大了。

    “丈人安心,日后,凡以丈人之术治炼钢铁,均以万数之一算计,每万之一便给丈人斗米之数,以年计付,如何?”

    用你的技术专利,以后每生产钢铁,按总数的万分之一给你提成。每万分之一给你算一斗米。

    也就是说,如果产量达到两百万斤,那就是两百斗米。按大唐京畿这会儿的米价,差不多是40缗,也就是四十贯钱。

    这也就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五品正官一年的工资了。老韩头现在是军器监丞,正七品,一年工资二十五缗左右。

    但是这个产量可不是两百万斤就能打住了,随着时间慢慢发展会越来越多。

    当然了,也不可能一直给到永远,那不可能。而且以后技术还会升级更新呢。

    “以十年计。可行文各处,凡创新改革技术,得以增进产量品质者,无论工农,均按此类。”

    张军灵机一动,没想到顺势搞出来一个专利法来。不过也不错,相信会刺激很多匠人投入进来搞研究开发。

    “如此,谢过郎君。”老头也没推托,直接谢恩。

    “那便如此,去请长史行文吧,以后便如此类。”

    “怕是还需郎君上书一道以做说明,将来有何冲突官家那里也有凭证。”韩老头提醒了一声。

    这事儿张军得写一份报告去皇帝那里报备一下:我这里打算按照这个计划推行一个什么政策了,请陛下了解一下。

    节度使是有很大程度上的自治权的,可以因地制宜。

    但是现在张军正在帮着皇帝收拢权力,那就不好独断专行了。

    但是事情又必须要办,那就用报备来缓冲一下,自己施行,皇帝了解,到时候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而且皇帝如果感觉可行的话,还可以以试点为由隔断时间以后进行全国推广。

    皇帝向节度使学习什么政策方法的事情时有发生,也不算什么。

    不过这事儿估计李适不会干,顶多也就是往张军身上推:这是凤翔的政策,你可以去找他,他同意他就给你钱,和朕无关。

    估计李适真能干出来。

    这事儿对张军来说无所谓。比如铁,你把东西送来,我感觉行那我就给钱,想空手套肯定是不太可能。

    另外,张军还得和皇帝报备一下关于机构改革方面的事情,让皇帝心里有个数。其实就是表示一种尊重。

    比如凤翔府掌冶监。这个从少府监掌冶署移植来的部门,张军是准备发展成国土资源局的,级别也从正七品下给调到了从四品下。

    这事儿肯定要和皇帝说一声,讲明白是什么意思,怎么设想的,以后的安排调整等等,让皇帝心里有数。这样以后也就不会显得很突然。

    再说做为一方诸候,大唐这会儿实际上的霸主,没事报备一下请示一下,也是让皇帝放心的意思,拉拉关系。人都在于相处嘛。

    张军没有推翻李唐的打算,但是有改变李唐的计划,这事儿后面还是需要皇帝来配合的。

    而且还有个事儿,张军想请李适来凤翔参加皇家陆军军官学院的开院典礼,怎么说皇帝也是名誉校长嘛。

    还有凤翔府学院也要举行开学典礼,设置小中太三级学院,也就是小学中学和大学,面向全民招生。

    大唐有系统的办学方针,但受时代限制并不普及。

    唐代的学校就是国子监,国子学习的地方,分为国子学、太学、四门学、律学、书学、算学。

    国子学、太学、四门学分别面向三品、五品、七品以上官员子弟。

    律学、书学、算学则面向八品以下子弟及庶人。也就是寒门。

    此外,国子生、太学生、四门生学习儒家经典,律学、书学、算学学生则是学习技术。

    国子监有两个,一个在上都长安,一个在东都河南府(洛阳)。两监统管全国的教育事业。

    在大唐,流外官员的子弟上学都是件相当不易的事情。

    把李适拉过来,也是向黎元宣布皇帝支持平民子弟和军士读书的意思,给李适拉拉声望,也给这事儿加个保险。

    暂时来说,学院还没有办法向贱户开放,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必竟这就是这么个时代,张军也得照顾社会阶层相互之间的关系,不可能一步到位。

    其实就算是向平民子弟开放书院也势必引起一场轩然大波,会受到官员阶层的强烈反抗。只不过张军并不会太在意他们就是了。

    我在自己的地盘上搞,你能怎么的?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形成了即成事实以后,阻力自然就会慢慢下降直到接受。

    但是贱户不行,这个时候是万万不敢触动的。

    这个事情得慢慢来,比如先吸收贱户子弟参军。

    事实上各藩镇的军队里都有贱户,只不过都是炮灰,他们永远也没有机会翻身,立功也一样,他们的功劳改变不了出身,也升不了官,只能得到一些物资上的东西。

    即使是这样,他们的生活实际上也比汉代的奴隶要好多了。起码还给分地分屋,能养活自己。

    韩老头发现张军又在走神,咳嗽了一声提醒了一下:“郎君,虽然火炮还有缺陷,但铁雷方面发展良好,经过数次改进,现在已为投车专产了一种,威力更大。”

    张军挑了挑眉毛:“可有成品?”

    “有。另外,某着人尝试以钢铁制投车,也略有小成,也请郎君尝试一下,如果感觉可以,那么就可以量产了。”

    “铁制投车?如何发力?”

    “职下是受了郎君复合铁弓的影响,参考铁弓发力之法,在投车上试制了一下,情况尚好,比寻常投车略强。

    不过铁制投车身形要小巧许多,职下以为这也是个进步,更易于携带。”

    “善。”张军点点头给了肯定。如果这个成功了,对凤翔军的战斗力说算是一个推动。

    “丈人,全军刀枪换装需要多久?可有计算?”

    “若只问刀枪,以某之算计,半年足矣。但若是问及铁弓和投车,某也无法做答。”

    “铁雷产量呢?”

    “此事无虞,此物造作简单之极,只要紫阳观火药没有问题,可月产三万颗。”

    张军点了点头,想了想,找过纸笔画了一下:“试以铁模铸之,应该可以增加速度。”给韩老头详细的讲解了一下铁模的制造还有使用方法。

    铁模其实并不比泥模木模好到哪里去,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反复使用。

    其实方法也不复杂。这些东西都差不多,有了成品再反推就很容易。

    “其实铸炮也可以用铁模,可以着人试制一下,只是些许地方要稍加注意。”张军又换了张纸,给韩老头讲了一遍铁模铸炮。

    这是清代龚振麟的技术,可以说在当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铸造技术了,可惜,生不逢时,连技术也跟着默默无闻。

    到是被老外拿去认真的学习研磨了一下,并且加以改进升级,最后就成了他们的技术。

    老韩头是专业人士,思路一打通便豁然开朗了,闭目琢磨了一会儿心里就有了数,又拿出随身的小本子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了一下。

    张军也没打扰他,一直到他记好了又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张军这才开口说话。

    “某再说一下炮。炮管无外乎受热,胀,震动而损伤,所以需硬,韧,固。一是炉温问题,高炉吹风可提高温度,这个就不说了……”

    张军又给韩老头讲了一下炼钢的事情,提高钢的硬度韧度和屈服度。

    主要是高炉的一些知识和理论,在没有纯氧的情况下所能采取的一些方法,以及降碳,去除杂质,还有镍和铬的使用配比问题。

    唐代这会儿已经有了镍和铬,钒,铅,铝,锡,钢,铁,铜,金,银等多种金属的冶炼提取利用工艺,只不过还没有特别清晰系统的概念和名字。

    像白铜,其实就是镍铬铜合金。他说不出来讲不清楚,但是做的特别麻溜,连比例都相当精确。

    “……可在此时加入白铜,配比按百数之三,或在百数三到四之间即可……”

    “某所说诸端,也未必就是成功,但可一试,就拜托丈人了。待试过后某再与丈人商议。”

    老头听的如醉如痴,小笔记记的板板整整,听了张军这句话忙躬身施礼,叫了一声张师。这是感谢施教指点的意思。

    刚才拿出冶炼技术时心里那点多多少少的郁闷之情尽皆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