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SCI谜案集 > 正文 19 苏醒
    苏飞飞失踪,众人将目光都聚焦到了离剧组停车场不远处的那座申家老宅。

    申家这座房子,从出事之后就一直没有人再来居住过。

    申鑫的前妻王华作为这座房子的法定继承人,是有权力决定怎么处置这所房子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女儿申燕一直都没有回来的缘故,王华虽然办了葬礼,默认女儿已经离世……但她还是每月按时给这座房子交水电费。毕竟是亲生母亲,总会想着女儿一旦真的回家,家还在。

    众人走到申家门口。

    因为关系到苏飞飞的安全,所以众人顾不得仔细观察,白玉堂拿着手电筒,和展昭先去了地下室。

    好在之前看了侯颖琪详细的调查报告,所以白玉堂大致记下了别墅内部的结构。

    众人第一个寻找的目标自然就是地下室了。

    陈宓和徐列也拿了剧组的照明,和赵祯一起,跟着展昭和白玉堂下去地下室。

    别墅的地下室有两个入口,一个是从正门进,穿过客厅,走楼梯下去。

    另一个则是从后门进。

    别墅的后边有一扇卷闸门,打开之后里面有一个杂货间,和客厅共用一个去地下室的楼梯。

    众人绕去了别墅后边,因为如果需要破门的话,卷闸门比前面的正门要好开。

    只是,等他们绕到了别墅的后面,却见杂物间的卷闸门整个都升起来了。

    白玉堂微微皱眉,拽住一个劲往前冲的展昭,让他站自己后边。

    徐列和陈宓紧跟其后。

    走在最后的赵祯倒是不紧不慢的,边走还边回头四处张望。

    又那么一瞬,不知道是不是树影,赵祯好像看到远处有个人影,以一种很怪异的姿势挑了过去。

    伸手轻轻摸着下巴,赵祯站那儿盯着远处黑漆漆的路上看着,那个人影没再出现……是错觉么?

    而前边,白玉堂已经打着手电走进了杂物间。

    杂物间里东西其实不多,有一辆废旧的自行车,还有两个车胎,以及一些废旧的桌椅。

    绕开杂物,前方就是往下的楼梯。

    而白玉堂发现这老式的木质楼梯下面,有昏暗的灯光传上来。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

    展昭伸着脖子往下看,白玉堂把他往后推了推,让他跟徐列跟在后面,让陈宓上来。

    陈宓拿着手电,跟白玉堂一前一后,一起下了楼梯。

    展昭和徐列跟在后面,赵祯跟在他俩身后,边走边继续四外看,觉得这地下室阴森森的。

    通往地下的楼梯分两段,有一个折角,走下一半的时候,前方只有墙壁,要调转个方向,走另外一半的时候,才能看到地下室的情景。

    一层地下室就是个工具房的样子,一盏昏暗的壁灯亮着。

    白玉堂和陈宓下到工具房,徐列在楼梯口,帮白玉堂拽住一个劲要往前凑的展昭。

    赵祯也从楼梯上下来了,站在他俩身后,探头往工具房里看。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房间当中,一扇打开的地下室门上。

    正如侯颖琪描述的,地下室的下面,还有一扇很厚的手动阀门,就跟坦克车上的门似的,这会儿……那扇门打开着。

    在门下面,依然有灯光,同样是十分的昏暗。

    可白玉堂和展昭刚看过照片,印象中地下室的灯光相当的明亮,布置的也很温馨,这种阴间光源是怎么搞出来的,还一晃一晃的……

    走到那扇阀门边,陈宓示意白玉堂,“煤油灯。”

    白玉堂也隐约闻到了一股煤油的味道——这什么年代了,下面竟然点的油灯?

    同时,两人都看到下面飘飘忽忽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晃动……绸子么?还是挂着什么布?

    也管不了太多,白玉堂见地下室也不高,就索性跳了下去。

    陈宓抓着井盖旁边通往地下的铁梯子,也跟着下去了。

    门口,徐列继续替白玉堂抓住“人菜瘾大”的展昭。

    展昭不爽地瞄了他一眼。

    徐列指了指耳朵——白玉堂说了,他叫你你才能下去。

    几乎是同时,就听到了下面传来白玉堂的一声,“猫儿!”

    徐列就一撒手,展昭差点直接从洞口摔下去,还好被赵祯和徐列一起伸手给抓住了。

    顺着梯子爬下去,眼前的景象让展昭都觉得惊讶。

    就见这间原本温馨精致的地下房间里,在房间的四个角落,摆放着四盏相当老式的煤油灯。

    同时,房顶上还挂了好多块半透明的黑纱。这些黑纱宽度在一米左右,长度差不多两米,从屋顶垂下,无规则地错乱挂着。

    房间顶上还装了通风的窗口,这会儿好似换气的风扇开着……有威风吹进来,这些黑纱就轻轻地晃动着。

    原本就昏暗不稳定的油灯光,也因为这些晃动的黑纱的作用,变得更加诡异,整个房间内的气氛实在是太过阴间了。

    更令人不适的是,房间四周围,无论是柜子顶上、桌椅上、几乎能放东西的地方,都放上了破旧的娃娃。

    这些娃娃有毛绒的也有塑料的,款式都非常的老,而且也都有破损,看起来很旧。

    徐列就忍不住吐槽,觉得这布景铁定是个拍恐怖片的。

    白玉堂和陈宓此时就在房间里的床边站着。

    因为床上,苏飞飞躺在那里。

    从微微起伏的胸口来看,应该不是一具死尸,众人倒是松了口气。

    陈宓正给她测脉搏,白玉堂则是在对展昭招手。

    展昭快步走过去,边观察床上躺着的苏飞飞。

    这一眼看上去太诡异了,苏飞飞的脸上,就像是画了不防水的眼线,然后大哭一场之后的状态,眼眶下面几条清晰的黑色泪痕。

    她像是睡着了,或者昏过去了……

    陈宓查看她脉搏和呼吸都正常。

    白玉堂刚才推了推她,但苏飞飞却并没醒,根据他们的经验看,她应该不是自然昏睡,可能是中了什么药物。

    白玉堂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展昭走近,弯腰观察昏睡中的苏飞飞。

    这时,就听“啪”一声,灯亮了。

    原来是赵祯找到了灯的开关。

    白玉堂赶忙望向他。

    赵祯伸手给白玉堂看自己戴着手套的手——这点规矩他还是懂的。

    亮灯的时候,展昭还在看苏飞飞,徐列也凑倒跟前,好奇探头瞧着。

    刚才众人都觉得,苏飞飞脸上的泪痕是眼妆化了造成的。

    可现在灯一亮,却发现那些痕迹不是黑色的,而是暗红色的……更像是血痕。

    众人都一惊——不是眼睛受伤了吧?!

    展昭就想翻开苏飞飞的眼皮检查一下,刚一伸手,还没碰到她眼睛的瞬间,苏飞飞突然一睁眼。

    展昭和徐列本来都低着头看着她呢,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睁眼吓了一跳,展昭本能地一抬头,脑袋就撞徐列下巴上了。

    “哎呀!”

    两人都痛的喊了起来,白玉堂刚放下电话就看到展昭捂着头蹲下,徐列捂着下巴原地跺脚。

    白玉堂检查展昭的头,陈宓检查徐列的下巴,展昭脑袋上撞出了个包,徐列下巴上撞出了个红印子。

    赵祯则是比较关注突然醒了的苏飞飞。

    从她睁开眼睛的情况来看,眼睛并没受伤,而且眼眶里也没有血,这么说她脸颊上的那些血痕应该是画上去的吧。

    徐列捂着下巴让陈宓看,是不是撞歪了,那更杀不了青了……

    陈宓说没歪。

    徐列非说歪了。

    陈宓无奈伸手拍了他脸一下,说已经拍正了。

    徐列还凑另外半边脸过去说好像还没正。

    白玉堂咳嗽了一声。

    展昭也很鄙视地看了他俩一眼——就这环境你俩还有心思**呢?

    陈宓见苏飞飞醒了,外面救护车到的声音也传来了,就先拉着徐列先出去了,到外面检查一下,别下巴真歪了。

    展昭揉着头,边查看苏飞飞的情况。

    她这会儿虽然睁开了眼睛,但感觉还是不太对劲……因为她没说话也没什么反应,就睁着眼睛发呆……这完全不是一个突然苏醒的人的状态,难不成还没醒么

    展昭伸手在苏飞飞眼前打了个响指,她双眼直瞪瞪地看着上方,完全没有被响指干扰。

    展昭又在她眼前晃了晃手,苏飞飞也没眨眼。

    随后,展昭在苏飞飞左右两个耳朵旁边都拍了拍手,她依然没反应。

    要不是明显她还在喘气,白玉堂都怀疑她是不是死了……

    这时,救护人员已经抬着担架到了地下室上方,正往下张望。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那意思——怎么办?

    展昭也有些拿不准,要不然送去医院检查下?

    这时,赵祯突然说,“眨眼了。”

    展昭和白玉堂立刻低头看,就见苏飞飞的确眨了几下眼睛,刚才发直的眼珠也开始缓缓转动,似乎是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白玉堂想叫她一声,不过展昭微微一伸手,阻止了,还对门口张望的救护人员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后一点。

    救护人员面面相觑,苏飞飞的经纪人就在上面,也怕事情闹大,就把医护人员先带出去了。

    苏飞飞的意识似乎正渐渐恢复。

    最终,她的目光望向了站在床边的人。

    按理来说,她早上刚见过展昭和白玉堂,应该是认识的。

    可此时她的眼神却非常的奇怪,她似乎很茫然,那种眼神绝对是在看两个陌生人。

    “你们是谁啊?”苏飞飞开口询问,“为什么在我家里?”

    白玉堂微微皱了皱眉头——什么?

    赵祯也纳闷——是不是受刺激傻了?

    “你家?”展昭观察着苏飞飞,问,“你是谁啊?”

    苏飞飞皱了皱眉头,坐了起来,“什么我是谁啊?你们是谁啊?你们怎么进来的?爸!爸!”

    苏飞飞就对着地下室的门口喊爸爸,表情看起来……有些不像展昭和白玉堂早上遇到的那个苏飞飞。

    叫了两声没人答应,苏飞飞好似是有些慌了。

    “你爸爸是申鑫?”展昭突然问。

    白玉堂和赵祯第一反应——她爸竟然不姓苏么?申鑫不是那个水泥厂老板么?

    谁知苏飞飞却点了点头,问,“你们来找我爸的么?”

    “你是申燕?”展昭问。

    苏飞飞点头,“嗯。”

    展昭盯着她看着,白玉堂和赵祯则是默默地后退了半步——这个走向……开始灵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