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不义超人从漫威开始 > 二百六十九章 战士不必优雅
    “海……森……堡!!!”

    芹泽不由自主的念诵起海森堡的名字,但他话音刚落,耳边却传来了让他不得不分心的轰然巨响。

    嗷!!!

    并不是一如既往地恐怖撞击声,而是穆托口中那痛哭而无措的哀嚎。

    伴随着这样的巨吼,海森堡轻轻松手,任由呆滞的芹泽疯狂的看向身后。

    在他后方,戴安娜划出的金色光影并没有和穆托继续整年对抗,她在用盾牌侧击将摩穆托头部别开的同时,一剑划过,狠狠讲穆托的脑袋撕开一个充盈着神力的创口!

    顿时,穆托的体液疯狂的涌了出来。

    毕竟穆托政治发情期,全身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体液流动本就比平常更加活跃数倍。

    这也是芹泽原本计算出的能量强度没能将穆托结茧彻底毁灭的原因。

    而芹泽的电击疗法更是再度刺激了穆托身体,以至于戴安娜一剑下去,穆托飙血足足三十多米高!

    光是血液喷涌的速度,就要赶上高压水枪的力度了,天知道穆托这一下有多刺激!

    只见穆托猛的按照本能将自己的脑袋狠狠扎向地面,他用地面的脏污和泥土,将他的伤口团团覆盖。

    同时他看也不看继续在他身上创造伤口的戴安娜,直接将他那翼展超过一百二十米的巨型翅膀狠狠张开。

    伴随着恐怖的风声和嗡鸣声,拉顿四只好像蜘蛛一样的长足狠狠踩向地面,接着便原地起飞,直冲高天。

    看着拉顿骤然飞天的精彩画面,芹泽那双眼珠子当真有蹦出眼眶的危险,他颤抖着嘴唇,深深地吸了口气。

    “穆托居然拥有飞行能力!”

    “哈哈。”

    芹泽脱口而出的惊叹登时将海森堡逗笑了,只见海森堡一边悠闲地转头看向穆托,一边随手拍了拍芹泽的手臂。

    “看,你压根就不了解穆托的真实情况,但就是这样模棱两可的巨型危险生物,你们却有胆量任由他肆意生长。”

    话音落下,海森堡轻轻的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了解过现代社会的无神论结构,我还真以为你们这群小日子过得不错的人,是在拿那东西当做神来崇拜和信仰呢。

    你们为他提供能量,这就好比献祭一样。

    你们还为他的结茧提供全面的保护,就好像信徒在为神灵搭建神庙似的。

    瞧啊,你们做的还真合格。”

    话音落下,海森堡吃吃的笑了两声,随后继续抬起头,看向正从地面飞上高空,一路追向穆托身影的戴安娜。

    她将真言锁链挥舞并延长数千米之远,金色的锁链在天空中荡出一条无比唯美的曲线,径直套在穆托那巨大的后肢上!

    拉住穆托的戴安娜企图将巨兽从天上拽下,雄性穆托身材娇小,身高不过六十米左右,体重更是只有四万吨。

    这个重量,对戴安娜来说并不算特别麻烦,毕竟我们得神奇女侠,那也是能和克拉克稍有角力的超级英雄。

    不过凡是拖拽,必须要有支点,戴安娜力气确实够用,但她脚下着实没有落点。

    她先是企图借助基地四周的塔台借力,然后打算依靠她经过的建筑物减速,但归根结底,被她引以踏足的建筑物全都在与她的第一次碰撞中,便彻底崩塌下来。

    正如上百斤的人类能迸发数百斤的力道一样,身体结构比人类更适合发力无数倍,自重更是四万吨有余的穆托,他的爆发力当真不是普通建筑物顶得住的。

    于是,戴安娜索性放弃了将穆托拽住的想法,转而狠狠拉扯真言套多,直接将她自己拉到了穆托背上!

    虽然天色渐晚,但戴安娜的金光和穆托巨大的身影实在太过显眼,芹泽清楚的看见了它们之间的一切动作。

    但他越是看得清楚,心中的惊恐便越是彻底,当戴安娜彻底爬上穆托时,他慌张的回过头,喃喃自语的问向海森堡。

    “我一直有过猜测,巨兽时代必然存在,而人类神话中的泰坦巨兽,甚至中国撑天踏地的大巫,他们或许都有哥斯拉之类巨兽的影子。

    但我始终不能理解,既然巨兽从未消失,他们始终活在这颗星球上,那为什么他们的神话却逐渐消失,神话的主角也逐渐被人类自身推演的角色进行了替代!

    原本,我以为那是巨兽的沉眠让时代逐渐被时光抹去。

    但现在……现在……。”

    他那本该面瘫的面目,表情愈加发达起来,在他眼中,原本一派云淡风轻的海森堡,此时就像突然被圣光团团笼罩一样。

    面对着海森堡那一成不变的轻松笑容,芹泽的喘息愈发剧烈,他颤抖着嘴唇,也颤抖着声音,小心翼翼的对海森堡最后问到。

    “海森堡,原来是您真正的名字么?”

    “哦?”

    听到芹泽的话,海森堡将注意力从戴安娜身上转移开来。

    他看向芹泽,饶有兴趣的问上一句。

    “我真正的名字?”

    话音落下,海森堡侧过头,感兴趣的猜测起来。

    “看来你觉得我有其他身份,那么,你以为我究竟是谁,芹泽?”

    “是宙斯,是奥丁,或者上帝?”

    “哈哈,为什么不觉得我是天照呢,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你们本土神明的地位?”

    听了芹泽的话,海森堡大笑着调侃一声,可紧接着,他就看见了芹泽突然露出的那幅无语表情。

    注意到这样的表情,海森堡登时恍然,于是他拿拇指轻轻摩挲了自己的下巴。

    “好吧,我这长相,确实不是日本人的样子,不过我为此感到荣幸。

    顺便回答一下你的小问题,宙斯我没有见过,奥丁死在了我的手里。

    至于上帝……。”

    海森堡的声音逐渐淡漠,他华丽的内容早已让芹泽彻底沉默了下去。

    伴随着无边的沉默,海森堡摇了摇头。

    “上帝……,我不是他!”

    话音落下,远方高天上不断奔腾的戴安娜猛然大吼一声。

    只见她借助自己鼓气的怒吼,一鼓作气从穆托的后腿,攀爬到了穆托不断鼓张的双翼处。

    只见她高高举起手里的弑神长剑,一剑刺进穆托那正承受无边巨力的翅膀根处。

    下一刻,戴安娜弯着腰,攥着深入到穆托脊背中的长剑,一路拉着剑刃,绕穆托那七米有余的翅根狠狠滑动!

    伴随着穆托无比凄厉的哀嚎,戴安娜将穆托整个翅膀根处的轮廓都划出了深深地沟壑。

    穆托飞行的轨迹顿时偏离,原本他们已经飞向了太平洋,但突如其来的痛哭让穆托不得不跌跌撞撞的返回占几拉,他迫切需要陆来进行迫降!

    戴安娜得理不饶人,让穆托粗壮的翅膀受伤只是开始罢了。

    只见她收回长剑,放弃圆盾,双手猛的掐入到穆托的翅膀根处。

    两条大长腿微微下蹲,戴安娜眉头一皱,口中猛然大喝一声,只见她姣好的脖颈绽出无数青筋,双臂更是跳跃起健美的肌肉线条。

    伴着她最后的呼喊,穆托猛的发出了让整个占几拉基地都为之颤抖的嚎叫。

    戴安娜居然将它的左翼活生生扯了下来!!!

    呖!!!

    一声哀鸣,穆托再也无法控制他的飞行轨迹,而戴安娜的攻击却仍在继续。

    只见戴安娜拉起穆托巨大的翅膀,狠狠一翅,直接将穆托从勉强滑行的姿势,打成了仓皇坠落。

    就这样,穆托那巨大的身体就好像滚地葫芦一样,跌跌撞撞的冲向地面,更冲向就站在芹泽不远处的海森堡!

    看着正朝自己不断滑落的穆托,芹泽的脑门上转眼就嵌了汗水。

    但他并没想着逃离,而是无比期待看向海森堡。

    注意到芹泽的眼神,海森堡忍不住赞叹一声。

    这真是个对自己判断无比确认,同时对未知无比好奇和热爱的纯粹的人。

    就因为他似乎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就敢站在自己旁边,像现在这样一动不动的目视着穆托朝自己坠落过来。

    如果他判断失误,如果自己不值得他的期待。

    那必然要死!

    但自己……。

    看着芹泽满眼期待的表情,海森堡悠然摇了摇头。

    “很久没见过别人这么期待的眼神了,说实话,只有在这样的眼神前,我才能稍稍理解英雄们的片刻想法。

    如果天底下所有人类都用这样的眼神看向我,那我……。

    似乎也会忍不住做一瞬间的英雄吧。

    或许吧……。”

    海森堡一边呢喃,一边轻轻叹了口气,伴随着他这口气的呼出,芹泽只觉自己四周的一切都彻底变了。

    虽然看上去一成不变,道路上的野草依然在激荡的夜风中左右摇摆。

    但不知为何,原本还略有忐忑的芹泽,突然被他自己的直觉告知,他可以安心了!

    他居然真就放下心来,甚至连心跳都真的缓和了起来。

    明明穆托那坠落的身影和他们越来越近。

    明明他身旁的助手已经抱着他的手臂企图将他拉走。

    但这个寡言少语的执着生物学家,此时真就和海森堡一样,云淡风轻的期待起穆托的接近。

    天空上,戴安娜狠狠一甩真言套索,金色的锁链顿时将穆托不断哀嚎的嘴巴死死封住。

    紧接着,戴安娜依靠这锁链驾驭着穆托的身体,完美的操纵了穆托的方向。

    伴随着剧烈的风声,那是穆托巨大的身体排开空气的声音。

    戴安娜踩着穆托,狠狠砸落在海森堡前方二百米左右的位置。

    轰!!!

    先是巨大的坠落声。

    擦擦擦!!!

    接着便是刺耳的擦地声。

    穆托在地面上一路滑动,好似小山一样的躯体轻易将占几拉辐射区破败的街景彻底粉碎。

    这座小山破开建筑,冲上街道,终于窜到海森堡面前不到五米。

    就在这一刻,芹泽狠狠地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在他见识过那位女战士恐怖的神力之后。

    现在是他见识另外一种奇迹的时候了!!!

    穆托的身体毫无减速,他裹挟着恐怖的力道,径直砸向海森堡那云淡风轻的身体上。

    可就在他们愈发接近的同时,戴安娜猛的从穆托背上越下,突然出现在海森堡前方。

    她左手向身前一树,埃奎斯之盾跳跃而出,接着,这面盾牌直接砸到了穆托晕头转向的下巴上。

    轰!!!

    二者之间的接触让戴安娜难免后腿两步,她就那样一路后退,直到她准确的退进了海森堡张开的臂膀之间。

    只见海森堡轻轻将戴安娜接在怀里,拿右手微微揽住戴安娜纤细的腰肢。

    同时,他左手缓缓伸向前方,在芹泽那无比期待的眼神里,轻轻抵住了穆托持续向前的身体。

    ……

    没有任何芹泽期待的响动,但原本还继续向前的穆托,偏偏就恰到好处的停在了海森堡的掌心。

    突如其来的停滞让穆托也有些懵懂,他忍住疼痛打算动动身子,让自己看清面前那该死的,伤到他翅膀的小东西。

    可他正打算抬头的一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一轻!

    与此同时,一旁的芹泽猛然跪倒在地,他无比惊恐……。

    不,不是惊恐,而是好似窥见真理一样的惊喜!

    只见芹泽无比惊喜的看着海森堡那漂亮到远超手膜的手。

    那只左手此时轻轻抓在穆托的下颚上。

    抓着下颚并不出奇,但令芹泽感觉窥见真神的是,此时的穆托已经悬空了!!!

    没错,海森堡直接抓着他的一小块下颚,用人类永远无法理解的力学,将穆托那无比硕大的躯体轻轻抬了起来!

    紧接着,海森堡左手微动,就好比捻起灰尘一样,轻轻将穆托朝远方扔去。

    穆托顿时哀鸣起来,海森堡那丝毫不讲物理规则的动作,险些让他整个身体都歪扭着折断到了一起。

    看着穆托毫无抵抗的倒飞场景,看着海森堡那一如既往地云淡风轻,和他潇洒收手的震撼画面。

    一个来自佛教的古老传说突然出现在芹泽脑海中,久久不能释怀。

    那个词语叫做释迦掷象!

    而就在芹泽那双窥见真神的眼睛里,戴安娜也感受到了出现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

    于是她转过头,看向海森堡那那略有关心的眼神,莞尔一笑。

    “多谢,冕下。”

    “不必。”

    海森堡点点头,接着将自己腾出的左手伸向戴安娜飒爽的面颊。

    他的掌心在戴安娜左脸颊上轻轻拭了拭。

    “玩得开心,不代表必须要让自己沾上猎物的血。

    战士虽然不必优雅,但也可以赢得漂亮。”

    伴随着海森堡的温语,戴安娜脸颊上沾染的穆托血迹,被那只泛着光芒的手掌一扫而空。

    这样的动作,难免让戴安娜脸上多出一抹嫣红。

    戴安娜赶紧转过头,挺直身子逃出了海森堡的怀抱。

    “我去收个尾,冕下!”

    “去吧,小心困兽最后的挣扎。”

    “当然!”

    戴安娜干练的点了点头,同时大步走向挣扎着企图逃窜的穆托。

    没人能看见戴安娜此时的表情,但她的步子的确比以往跳脱了两分。

    只剩下海森堡肩上那q弹得莫戈。

    莫戈露出了羡慕的吃味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