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从山匪开始的武侠 > 第三百九十五章这一次看你还能如何逃脱
    “这里,就是西南吗?”楚狂人看着前方人声鼎沸的小城轻声道。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西南,还有些新奇的意味。

    以前都只是听闻这里比较偏僻,没有什么高手。

    但,出了章镜之后,江湖上这种声音就小了许多。

    章镜算高手吗?

    这是毋庸置疑的。

    “是啊,”章镜点了点头。

    “天地元气比之中原确实是稀薄了一些,”楚狂人眯着眼睛道。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突破确实是比中原难一些。

    当然,这针对是是先天境界及以上的高手。

    先天境界以下,根本连接触天地元气的资格都没有。

    “大师,就沿着你曾经带我走的那条路,再走一遍如何?”章镜看向忘忧和尚,露出一丝笑容。

    “善,”忘忧和尚点了点头。

    ......

    一路上,章镜也在观察着西南的变化。

    没有了西南六家的镇压,西南的确是变得比以往混乱了一些。

    现在还好一些。

    之前更甚。

    南晋朝廷据说已经派遣了新的世家来到西南顶替那几家的位置。

    血魔章镜这个名字,在也有意无意的被抹黑了许多。

    章镜带着忘忧和尚等人,在黑水城城外观望了一阵。

    里面的生活照旧,和以往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陈金海死了之后,是章镜占据的黑水城。

    章镜走了之后,是朱九凤占据的黑水城。

    朱九凤死了之后,那自然也会有新的势力占据这里。

    铁打的黑水城,流水的城主。

    像是已经死去多年的陈金海,在城中已经甚少有人提起。

    人死如灯灭,不外如是。

    章镜驻足了一阵,在一张羊皮纸上,画了一幅地图。

    地图之上记载的正是曾经章镜从黑水城临走的时候,藏匿的那一批物资。

    有武学功法,有金银数万。

    对先天之下的武者来说,也能算得上宝贝了。

    现在以他实力境界却是已经用不到了。

    黑水城外,贫民窟。

    章镜笑眯眯的看着前方一个脏兮兮的小孩。

    “小子,我看你骨骼惊奇,天赋异禀,是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正巧,我这里有一份前辈大能留下的藏宝图,看你我有缘分,

    一个馒头卖给你怎么样?”

    小孩咽了一口唾沫,目光紧紧的盯着章镜手中的藏宝图。

    手中馒头握的很紧。

    “看见那座城了没有?”章镜指着远方的黑水城。

    小孩点了点头,神色之中都是向往。

    黑水城的生活就是他们这些贫民窟的百姓所向往的天堂。

    “只要你学了藏宝图之中的武功,那座城以后就是你的,怎么样?要不要买?”章镜笑道。

    “给,”小孩咬了咬牙将馒头递给了章镜。

    “你以后会庆幸今天的选择,”章镜接过馒头,将地图塞到了小孩的手中。

    随后,便大笑着转过了身。

    小孩看着章镜离去的身影,握紧了拳头。

    神色似乎很是激动。

    “章兄,你这是?”封万里有些不解章镜方才的动作。

    “没什么,图中的东西深藏在地下倒是可惜了,不如给个有缘人,日后,说不定那小子还真能成为黑水城城主也说不定。”

    章镜摆了摆手,将馒头一分为四。

    “爹,爹,我买了个藏宝图,以后咱们家就能搬到黑水城里面去住了,”小孩子兴高采烈的拿着图回到了家中。

    “什么藏宝图啊?”

    “你看,”小孩兴奋的将地图递给了父亲。

    “你这孩子又被骗了,这图明明就是刚画的,上面的笔墨还没干呢,”小孩的父亲摇了摇头,将地图随手扔到地上。

    “以后,不许你再拿馒头到街上去吃。”

    小孩的父亲狠狠的训斥了一句,便转身离去。

    小孩似乎是有些不甘心,重新将藏宝图捡了起来,然后大跑了出去。

    ......

    章镜负手而立,神色流转,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这里是?”封万里有些不解的看着前方。

    “这里是我之前立下的寨子,叫清风寨,”章镜轻声道。

    他上次回到西南的时候,没有来到这里,因为他差不多能够想到这里的景象。

    这里因他而起,也因他而灭。

    历经两年的时间,这里已经长满了杂草。

    只能依稀的看出一些曾经的痕迹。

    那些没有带走的人,都被那些世家的人诛绝了。

    所以,章镜对那些世家做的事情真的狠吗?

    不,他只是将他们做过的事情,用到了他们自己的身上罢了。

    “章兄的崛起之路,当真是坎坷,”楚狂人不由的有些感叹道。

    章镜将自己的一些过往,都告知了三人。

    他们这才知道,章镜一路走来有多不容易。

    从一个小小的山匪,立志要成为武道强者。

    一步一步的从真国走出来,建立山寨,入主黑水城,最终来到中原。

    和章镜的经历比起来,他们真的像是人生赢家。

    封万里和忘忧和尚有宗门扶持,楚狂人有师长照顾。

    一路崛起虽然稍有挫折,但总体上来说是很平稳的。

    章镜驻足良久,轻轻叹息了一口气。

    倒不是可惜什么。

    当初他建立清风寨就是为自己收拢资源,本没有沉浸太多的心血进去。

    这些都是他前行的一处“落脚点”罢了。

    “走吧,”章镜转过身子。

    既然已经没了,那就没了吧。

    “章兄,方向错了,真国在这边儿,”封万里看着章镜的背影,高声道。

    “真国,不去了。”

    “为何?”楚狂人有些纳闷儿,真国不是章镜刚开始的地方吗?

    本来他们计划的路程终点就是真国。

    “没什么好去的,章某的武道从来不是什么追忆往昔,章某的武道是勇猛精进,”章镜平淡的声音传来。

    这种情绪章镜很不喜欢,有这么一次就够了,就算是去了燕子山,也不过是重复一遍罢了。

    燕子山是章镜主动抛弃的,清风寨也是章镜主动抛弃的。

    事后再假惺惺的感叹,章镜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对。

    虽然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抛弃他们还是章镜自己的选择。

    要是不将燕子山弃了,三狼寨必不会容他。

    要是不将清风寨弃了,西南那些世家绝对会察觉到他提前离开的事情。

    仇也报了,事情也了结了。

    实际上章镜根本没有必要来这么一趟。

    之所以会来,还是章镜的一个期望罢了。

    期望能够在西南找到契机,结成金丹。

    看着章镜离去的身影,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再看之时,只觉得章镜整个身上似乎都笼罩了一股道蕴。

    “善,”忘忧和尚双手合十,微微颔首。

    ......

    南晋,

    天京。

    “你说的是真的吗?”聂东流猛然站起身紧紧的盯着身前躬身行礼的镇魔卫。

    “回大人,这消息是南陵张氏,张志青传信给卑职的,”镇魔卫压低了一些头颅。

    “南陵张氏,张志青?”聂东流眉头微皱,张志青这个名字他没什么印象,但南陵张氏他还是知道的。

    “正是,卑职早年间曾与张志青有过些渊源,互相之间也常有书信往来,前些日子,张志青传信卑职,说是在北燕泸州府尚武楼见过章镜的踪迹。”

    “还调笑说,要送卑职一场富贵。”

    “得到消息之后,卑职立刻联系在东齐的同僚,果然,据消息传来,章镜已经宣布了闭关,现在看来,很有可能那章镜就是掩人耳目。”

    “表面上闭关,实则已经离开了东齐境内,”镇魔卫低声道。

    “这张志青和章镜有仇?为何要将消息送到我们手上?”聂东流负手而立,似乎是在思索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大人有所不知,那章镜曾经之所以登上龙虎榜第十一,就是踩着张志青上去的。”

    聂东流点了点头,瞬间想起了这件事情。

    对章镜的一些情报他是知道的,只是张志青的名字有些陌生,一时没有想起来。

    “吩咐下去,召集人手,随本官一起前往北燕,”聂东流冷声道。

    之前因为章镜的事情,他可没少受到那些家伙的嘲讽。

    几乎是每次议事,都会有人提一提。

    算是他一次重大的污点。

    甚至就连陛下都对他有些微词。

    毕竟是一位金丹境界的大宗师,当时皇帝可是对他寄予厚望的。

    认为他对付一个小小的章镜,必然是手到擒来。

    事实上,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但,现实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巴掌。

    不仅没有抓到章镜,甚至还被其屠了一府的镇魔卫。

    脸都丢到了姥姥家。

    “是,卑职这就去办,”那人拱手行礼道。

    “杜华,这一次要是能够抓到章镜,本官许你一个镇守使的位子,”聂东流淡淡道。

    “卑职,谢大人提携,”杜华当即跪伏在地上。

    “好了,下去准备吧,”聂东流摆了摆手。

    “是,卑职告退,”杜华躬着身子退了下去。

    看着离去的身影,聂东流眯了眯眼睛,喃喃道:

    “章镜,这一次我看你还能如何逃脱。”

    失去的面子,他要亲自找回来。

    一个区区章镜,真要是找到了他的踪迹,聂东流自认镇压不是问题。

    之前之所以失败,还是因为章镜太滑了。

    根本找不到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