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 第一百五十七章结束与开始
    望着晨曦国王平静的神情,三人忽悠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感觉并非来自身灵性的危险警告,在他们的感知里晨曦国王的气息正在消散,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汹涌澎湃。之前是熊熊燃烧的山火,现在是即将熄灭的篝火只剩下零星火苗。他已经油尽灯枯了,斩我带来的力量是有限度,也是有时间的。

    但他们还是不放心,毕竟被这老家伙坑了几次。

    “是我赢了,你们输了。”亚托斯克托自问自答。

    达西图蒙,毒赤生,丹尼尔这三位高阶强者顿时紧绷身体,献出了自己所剩不多的“蓝条”,灵性涌动,法术回廊展开。

    之前晨曦国王的阴险狡诈把他们整怕了,再加上他们目前的状态,甭管他想说什么,反正先补一刀。

    就在他们手上法术回廊即将扔出去时,晨曦国王突然熄火了。在他们的感知下,亚托斯克托本就不多的灵性彻底消散,仿佛一个凡人。

    三人的第一反应是晨曦国王被斩我燃烧殆尽了,斩我发挥出的力量越是强大,燃烧的速度就越是迅猛。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刚才晨曦国王的确威风了,打出了五阶的风采,但每一剑挥下去都是在消耗自己的命。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晨曦之剑的爆发,否则就晨曦国王这种实力,基本上是一刀死。毕竟那种恐怖的力量,每一下相当于他们拼尽全力,他们估计最多只能打出五次左右。

    晨曦国王的爆发是用命换来的,比不了,也不值得。

    望着他们紧张的神情,被锁链吊挂起来的亚托斯克托眼里充满了藐视,声音平静问道:“除了丹尼尔,你们其余两人的伤要养多久?”

    伤?

    表情充满了愣然与迷惑,下意识的检查自身的伤势。

    一股奇怪的力量不知何时已经扎根,正在不断的扰乱着体内的灵性,伤害不大,却极其影响实力的发挥。就比如原本一个呼吸能放出来的法术,现在至少需要三个呼吸,而且构建某些大型法术回廊还有失败的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两人的表情瞬间沉了下来。

    “老东西!”达西图蒙满是愤怒的怒骂,一根根尖刺拔地而起,刺穿了国王的身躯。

    这次真的亏大发了,他从来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这一身伤至少要花五六年才能养好,这段时间他的实力会大降,到时候遇到敌人基本只有逃跑的份。

    毒赤生表情同样不好看,不过相比起情绪失控的达西图蒙,他至少还沉得住气。

    他的确受伤了,不过并没有达西图蒙那样严重,只需要一两年就可以养好了。

    同时他也没什么外敌,所在的地区充满了各种毒物,基本没有人会要。就算有敌人入侵,他也可以往深山老林里一钻,养好伤后再出山。

    一想到这里,毒赤生有些同情达西图蒙。

    这家伙由于近亲繁殖的缘故,继承了祖辈的种种毛病。身体扭曲,灵魂错乱(精神病),很容易在幼年时期病死,寿命上的其他人类来说也很短。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确保了超凡天赋的传承,差的直接死去,好的活下来成为强大的超凡。

    这家伙脑子有问题,特别的跳,百无禁忌,招惹了太多的敌人。一旦受伤的消息传出去,绝对是墙倒众人推,包括自己在内也想推一把。

    不过比起这个,他们现在更要担心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深受重创的他们,想要阻止晨曦之主的交接仪式显然是不可能了。这也意味着未来将出现一位强横至极的晨曦之主,一位与他们有着血海深仇的强大王者。

    面对这么一位晨曦之主,他们能挡住对方复仇的步伐吗?

    “呵呵呵……”亚托斯克托嘴角滴落血液,“你们输了,你们彻彻底底的输了,哈哈哈哈!”

    “晨曦的崛起无人能挡,不远的将来晨曦的光芒将照亮你们的国土,摧毁你们那肮脏的城墙,降下旗帜。”

    丹尼尔道:“晨曦国王,现在那些帝国可不允许爆发过大的战争。就算您的后代再优秀,也不是帝国的对手。”

    “所以允许你们瓜分晨曦?哈哈哈!可笑!还真是可笑!”亚托斯克托讥讽的大笑。“弱小果然是最大原罪。”

    晨曦王国不断的被周边国家吞并领土,对此那些高高在上的帝国没有理会,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小国之间的“玩闹”。

    丹尼尔沉默的几秒,没有反驳对方,道:“我愿意返还近几十年来吞并的领地,并作出一定的补偿,换出两国的和平。”

    他决定服软,晨曦之剑的力量他算是见识到了,并非他们能抗衡的。

    至于将这把剑带走,目前他做不到,更不敢去尝试。

    “我可以答应你,但新晨曦之主可不会答应你。那两个孩子不管是谁都野心勃勃,她们总有一天会踏出去的。”

    “晨曦王国衰落多年,超凡者严重匮乏,并不是一位强大的晨曦之主能拉回来的。”丹尼尔道。

    “丹尼尔,国家是什么?”

    “王,贵族,超凡,平民。”

    “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可惜我错了,大错特错。”亚托斯克托望着遥远的地平线尽头,表情有些迷离。

    “国是千万家,祂是所有人的总和,其中包括王,贵族,骑士,民众。独属于某些人的国家,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

    “丹尼尔,你见识过千万平民的力量吗?”

    丹尼尔眉头微皱,晨曦国王是不是快死了,变得有些精神错乱。

    “平民何来的力量?若不是处于我等的庇护下,他们可能连最弱小的绿鬼都打不过。”

    “呵呵呵……我见识过,我曾独自一人在东境中观看了三天三夜,那真的很美,一种超越一切的强大。修一条几十万步的道路,只需要不到十天,凡人奔跑的速度都跟不上他们修建的速度。领导者的一道命令,可以瞬间驱动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人……”

    “你需要一份兽肉,一分钟后就会有猎人进入森林。你需要一份铁矿,一分钟后就会有矿工进入洞穴。你需要修建一座宫殿,第二天十几万人立刻开工。远在上百里的地方,正在为你运来石头,有人帮你雕刻家具,有人为你铲平道路……”

    亚托斯克托声音充斥着一股向往,仿佛孩童对于玩具的向往,同时也极其虚弱,变得飘渺不定。

    “一个千万人为之奋斗的国家,一个无数人为之奉献的国家,一个上下一体的巨人……我真的……好想再见一次……”

    苍老的手臂伸向远方,眼泪不断的滴落。

    临近死亡时,晨曦国王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还是非常怕死,他还想再看一次那壮观的场面,想要见证这样的国家究竟能走到何种地步。

    渴望见证一个即将到来的新时代,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

    可惜他没有那个资格,没有资格见证崭新时代的到来,他是晨曦旧时代的终结。

    “大公啊……晨曦能不能成为万民敬仰的伟大国度……”

    父王,成功了。

    刷!

    一抹寒光闪过,亚托斯克托从空中坠落,眼角还残留着泪水。

    “老家伙,我要将你的头颅做成杯子!专门供给奴隶喝水,哈哈哈!”达西图蒙接住头颅,转身就跑,身影辗转几下,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跨出了数百米。

    丹尼尔回过神来,怒不可竭的吼道:“达西图蒙!”

    提起所剩不多的灵性,追了上去,然后对方早就跑没影了。

    此时这片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只剩下毒赤生,一把金光环绕的大剑,一具无头尸体。

    毒赤生望着插在地上的晨曦之剑,那颗赤红色的晶体是那样的美丽,神秘的花纹绽放着远古的风彩。

    咽了几口唾沫,最终一咬牙转身离去。

    这个东西不是谁都能拿的,要是这么轻易可以拿到手,这几百年来早就被某位强者取走了。来之前他有自信取走这把剑,但经历场战斗后,这份自信彻底被磨灭了。

    这把剑太诡异了。

    这一刻战争彻底结束了。

    不知过了多久,马克来到了晨曦之剑前,双膝跪下对着那具无头尸体,深深地行了一个大礼。

    无头尸体被装进了早已准备好的白银棺中,晨曦之剑就在其中。

    ……

    遥远的东方,钢筋水泥的森林里。

    艾琳正在不厌其烦的将手中的书籍翻了一遍又一遍脑海里回响起,这段时间所学到的知识,以及那些口音别扭的通用语。

    “培养民众的集体性,荣誉感,力量感。通过站军姿,踏步走,从**上形成记忆,形成最基础的集体性……通过语言和口号的不断灌输,埋下虚假的种子……”

    “然后是化虚为实,将人安插在民众中,用“贵族”去欺压他们,然后引导他们反抗。用一次又一次微弱的反抗,一步步让他们做大,成功……”

    “最后发起一场战争,单纯靠普通人胜利的战争……”

    艾琳断断续续的呢喃,这是她经过学习总结出来的方法。

    完全基于理论上,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乱来的方法。

    就在这时一滴眼泪无缘无故滑落,内心忽然有些惊慌。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艾琳女士,长官请您过去一趟,有事告知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