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黄天之世 > 第四百三十五章:招揽
    越过重重的营帐,片片的枪戈之后,有一顶颇大的青幕大帐。

    原本颇显空旷的大帐周围此时却是占满了军兵,一名又一名披挂着重甲,按着雁翎刀的黄天使者警警惕的看着四周,一队又一队佩刀的甲士在外围巡逻,审视着一切可疑的事物。

    青幕大帐之前高竖十余面旌旗,除去原先树立的纪昂的将旗之外,其余的十余面旌旗皆是属于跟随着许安一起到来的其余黄巾军将校的。

    此处便是四州黄巾军大营的主帐所在。

    许安高坐于首座,阎忠落座在许安的身后右侧近前,刘辟落座在许安的身后左侧近前

    其余诸将皆是列座于帐中的两侧,龚都、成廉、魏越等人皆是正襟危坐,纪昂麾下的一众四州黄巾军将校因为许安的原因,皆是拘谨非常,甚至有人不敢直视许安。

    之所以有这种情况,一部分因为鹰狼卫的推波助澜,传言之中的许安已经是被神话,成为了黄天的化身,一些太平道的信众甚至认为未经过允许,直视天颜是不尊敬的表现。

    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许安的威望和身份。

    “主公,人都到齐了,赵绩也到了。”

    当最后一人步入帐中落座之后,刘辟微微倾身,对着还在专心翻阅文书的许安提醒道。。

    许安放下手中的文书,扫视了一眼帐中的诸将。

    他刚刚翻阅的文书,正是鹰狼卫呈上来的有关于疫病的情报。

    粗略的一眼看去,他便看到了在略靠近帐门的位置,身穿赤狼服的赵绩正襟危坐,紧挨着他的是一名身穿着布衣的中年男子。

    虽然那中年男子的布衣之上还有几处破烂,但是却并没有让其看起来显得邋遢和不堪,看上去却是气度不凡。

    许安收回了目光,他知道那穿着布衣的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华佗。

    鹰狼卫的禀报向来是事无巨细,华佗献出了治疗疫病的办法,许安自然是早就得知了华佗的存在。

    所以这一次会议,他特地嘱咐传令的令骑将华佗也请了过来。

    华佗与董奉、张仲景并称为“建安三神医”。

    华佗少时曾在外游学,行医足迹遍及安徽、河南、山东、江苏等地,钻研医术而不求仕途。

    他医术全面,尤其擅长外科,精于手术,并精通内、妇、儿、针灸各科,还研制出了用于外科手术的麻沸散。

    现今战事频繁,许安麾下的黄巾军伤亡也有不少,之后若是刘宏一死,群雄并起,逐鹿中原之时,许安养精蓄锐之后,必定是要出并州加入角逐天下的队列,到时候伤兵只会更多。

    现在的并州黄巾军治疗伤兵多半是军中医者和符祝治疗,除了本身的医学姿势外,就是依照着许安编写的护理手册来治疗伤兵病患。

    护理手册,就是许安当初在上党郡时,想到了南丁格尔的事迹后,将一些简单的卫生知识,还有防疫手段,记录于上,编订成册,此举也使得黄巾军的伤兵痊愈率大大提高。

    但是限制于医者的能力,黄巾军的伤兵还是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仍然有不少的伤兵在痛苦之中死去。

    若是有医术几乎全能的华佗帮助,不说其他,只需要作为老师,在道堂之中传道授业,太平道的医学水平绝对是要提高一大截。

    不仅伤兵的痊愈率会得到提高,最让许安看重的是华佗还精通内、妇、儿、针灸各科,妇科、儿科正是许安和太平道现在所需要的。

    不同于后世完善的医疗设施,医疗设备,还有学习多年的专业医生,这个时代的分娩真的可以算是一场劫难。

    就算是贵族,就算是世家,就算是皇家,甚至都没有多少办法保证产妇和胎儿安全,一尸两命之事,死胎之事都不是什么罕见之事。

    如今的时代,很多现代不算是什么大病的疾病,在这个时代都是可以要命的疾病。

    这个时代的人普遍性命不长,人到七十古来稀,并非是什么虚言,在古时候就算是养尊处优的贵族也没有多少人能活到七十岁的。

    让许安重视的第二点,便是华佗擅长“治人于未病”,观察自然生态,教人调息生命和谐,五禽戏便是华佗创编而成。

    虽然现在许安和一众黄巾军的将校都颇为健康,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以后。

    历史上的死于疾病的名将不再少数,张辽、周泰、马超等将皆是死于疾病,甚至到了明代相隔千年,还有是不少的名将死于疾病,鄂国公常遇春病卒柳河川,而魏国公徐达也是死于背疮。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之事,这些并非是什么杞人忧天之事。

    许安可不想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若是有华佗这般的名医在侧,自己身体的健康和黄巾军中一众将校的健康,无疑能得到很大的保证。

    这其中,最让许安担心的其实还是阎忠的身体,阎忠今年五十有四,但是这几年却是越发的苍老,疲态尽显。

    虽然许安很想让阎忠多加休息,但是黄巾军如今就像是一台机器一般,阎忠是作为核心的部件存在保证并州黄巾军的运行和管理,现在并没有人可以接替的阎忠作为核心部件。

    许攸智谋有余,却只长于军略,杨绩、庞渤、傅祁三人各有千秋,却只长于其职,也没有办法替代阎忠的位置。

    许安要处理的事,就更为繁多了,只是许安一直以来都在坚持锻炼,没有放松,而且也不过二十多岁出头,自然是能够撑得住。

    中低层的官吏短缺,也是一大难题,黄巾军的道堂虽然能提供一定的人才,但是偌大的并州,各个摊子一并铺开,屯田,工坊,练兵等等,仍然有很大的缺口需要补充。

    这也无形之中增加了阎忠的工作量。

    阎忠今年已经是五十四岁了,为了黄巾军四处奔走,从太行山一路南下到葵城,再到上党郡、河内郡、再到并州,后来还到了北部太行和幽州两郡,再如今又跟着许安一路马不停蹄的带领大军开赴冀州。

    车马劳顿,长久的奔走,已是让阎忠衰老的越发快速,现在的阎忠和当初和许安初见的阎忠已经是相去甚远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疫病蔓延,也让华佗走上了台前,许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招揽华佗的好机会。

    许安双眼微眯,心中思索了起来,华佗出身并不低,若是低微,根本无法接触医学,而且取得这么高的成就,他必须要想一个办法,留下华佗为己用的办法。

    虽然华佗现在人在黄巾军的大营,许安要想强留下华佗自然是轻而易举。

    但是强留下一个医生,可不是什么好办法,既然其精通药理,那么可以救人,自然也能杀人,甚至就算是害人于无形,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

    虽然按照历史上描述的华佗来看,华佗并非是那般的人物,但是强留诀不可取。

    华佗钻研医术而不求仕途,用官职相诱肯定是不可能,至于金银钱财更不用提,以华佗的医术无论去何地,只要他想要求取钱财,愿意付出高额诊金之人必然是如过江之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