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路明非挑战FGO > 78、迷恋VTB的贞德(求推荐票!求月票!)
    “你找个母亲什么的,跑白色的真的这边来干什么?”

    路明非说着还觉得心里有点蛋疼的感觉。

    本来吧,因为碍于阿露塔与贞德之间微妙的关系,对这位各种故事里都特别有名的法国圣女,很是感兴趣的路某人都一直忍者没有去接触。

    就是怕阿露塔胡思乱想啊!

    毕竟阿露塔跟贞德之间的关系,堪比《某科学的超电磁炮》里的御坂美琴与克隆人御坂妹妹,路明非看超电磁炮的时候,甚至还在网络看多过类似“仔细想想对御坂妹妹们来说,御坂美琴比起姐姐更像是母体的妈妈吧?”这样的吐槽。

    阿露塔的问题比克隆人更乱,因为她并非是直接拿贞德克隆的,而是以贞德的部分遗骸为素材被普雷拉蒂这个邪恶炼金术师不怀好意的制造出来的。

    我滴个姑奶奶唉,我都这样惯着你了,怎么你还去找人家了?

    还是为了“想见母亲”这种理由?

    阿露塔整个人看上去迷迷糊糊的,当路明非说清楚上述的各种缘由之后,这姑娘居然还露出了恼羞成怒的模样。

    “谁会把那个白色的家伙当成自己的母亲啊!?”

    路明非与查理曼一起指向了阿露塔。

    无言的表示“这里不就有一个么?”

    阿露塔似乎被气的涨红了脸,想要解释什么,但被路明非反问“你为什么想母亲想到她那边去了”后,却又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这要是换了别的人,路明非会觉得是对方在故弄玄虚搞什么谜语人。

    但路明非清楚阿露塔的性子,知道阿露塔不是那种复杂的人,算上轮回时间,她的心理年龄也就是一个三岁不到的小女孩。

    路明非有点不耐烦了:“既然是胡思乱想,那你就别给大家添麻烦了,虽然你不喜欢那个白色的贞德,但她现在到底是我们的同伴,快跟我回去。”

    说着路明非就想将不听话的阿露塔带回去。

    这一举动引起了查理曼的不满。

    “唉等等!爸爸桑你这是干什么?女儿到叛逆期也是能理解理解的啊,不沟通能解决啥问题?要好好听孩子的想法啊啊!”

    说着查理曼就将阿露塔搂紧了怀里,将自己的胸膛借给阿露塔靠,顺便还温柔的拍了拍女孩的后脑勺——因为刚刚被路明非‘责罚’,阿露塔的眼眶居然有点红。

    这也算是在侧面表现了路明非在阿露塔心中的地位吧?

    路明非看着眼前依旧是布拉达曼特模样的查理曼,看着他无比熟练的对阿露塔使用了‘洗面奶’的做法,也不晓得要从哪里开始吐槽。

    路明非只能翻了个白眼:

    “所你就知道了?‘妈妈’桑啊,你明明很清楚阿露塔的身份吧?而且贞德那边自己的情况也很微妙,这个时代的她可是不久前才被处刑的魔女,圣王为了顺利接手教会的权威,并没有将这点‘史实’推翻,召唤出来贞德之后,也是一直让她伪装成天使在行动的......这种时候你带阿露塔过去干啥?或者说,阿露塔你自己说的清楚自己是什么状况么?”

    阿露塔很老实的摇了摇头。

    这下轮到查理曼蛋疼了。

    这个一问三不知的,又要如何沟通交流啊?

    “伪装模样过去,偷偷的看看她怎样?”查理曼试着提道。

    这次是普雷拉蒂冒出了警告了:“事项说明下啊,免得到时候出问题了你们说我的幻术是假冒伪劣产品——听好了,我的幻术扭曲现实靠的是‘欺骗世界’,也就是说在客观概念上你们依旧是原本的你们,那个圣女可是有【天启】技能的,阿露塔露馅的可能是大概率,你们真的要这样做,也请先打好露馅之后如何解释的腹稿。”

    “......”

    查理曼下意识的捏了捏自己胸前‘布拉达曼特’的胸部,陷入了沉思。

    而这其中还有个最大的问题——别看圣王现在与迦勒底如此亲密合作了,但通讯内容依旧是有限制的,路明非在这里的身份依旧不是路明非,而是路西菲尔,普雷拉蒂的身份也不是普雷拉蒂,而是与布拉达曼特有缘分的梅林,阿露塔的身份自然也不是黑贞德。

    路明非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叹,然后目光紧盯着阿露塔,再度询问:

    “阿露塔,你确定,自己一定要去见贞德吗?”

    “......”

    【1、点头/2、摇头】

    【1d2=1】

    阿露塔点了点头。

    “即使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见她?”

    阿露塔犹豫了下,虽然脸上写满了不确定与不自信,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迷迷糊糊又有点随波逐流的的模样到底是像谁的啊......

    虽然无语,但既然阿露塔都这么坚持了,路明非也只能问问普雷拉蒂,还有没有什么靠谱的,安全的,能够让阿露塔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接近贞德,甚至是与贞德进行对话交流的方法了。

    “啊,我的魔王,忘了说了,您依旧是特例,您完全不需要担心自己的伪装被贞德的【天启】看穿哟,查理曼也是,他在这个机动圣都里也是特别的啦。”普雷拉蒂有些后知后觉的补充道。

    路明非不耐烦的追问:“所以阿露塔呢?有没有什么靠谱的完全隐藏阿露塔身份的方法?有的话就说,没有的话......”

    路明非顿了顿,看了眼自家闺女脸上那茫然中有些紧张的小表情,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别添乱了我们回去”这话。

    叹了口气。

    “......要是没有的话,阿露塔你就跟着我,咱们拿个光学望远镜什么的,远远的看一下好不好?”

    阿露塔可怜兮兮的点了点头。

    路明非只能在心里开始感慨自己这又当爹又当妈的真的是麻烦......

    “方法的话有哦。”

    “真的有啊!咦?这声音是谁?不是普雷拉蒂?”

    “是我啦,是因为现在微妙的状况,不知道该不该出来行动,一直守在空中花园基地里睡觉的我啦。”

    “哦!”路明非这下想起来了,“是大山猛你啊?”(注:《小林家的龙女仆》中的法芙娜的化名)

    “你说什么?”法芙娜小姐愣了愣。

    路明非连忙尴尬的改口:“法芙娜!法芙娜,我都差点忘了你了,话说你的确没什么戏份的来着。”

    “要不是我帮你们粉印了‘**’的原罪,这玩意真的漏出来的话,就你这种桃花劫的体质,早就闹出各种大新闻出来了好么。”

    法芙娜小姐非常无语。

    但她毕竟是度过了悠久岁月的老龙了,要不是因为这个特异点里怠惰的性质更偏向‘绝望’,就算她自称怠惰魔女也没人会觉得奇怪吧。

    法芙娜的方法属于她自己的亲身经历。

    简单地说——

    “天启那种东西其实并不靠谱,至少贞德的就不靠谱——别问我为什么清楚啦,我算是认识贞德,硬要说她有些像是我的养母,她或许能识破神秘,但直接发身在**上的改变却不能,当初天草四郎时贞就是因为获得了真正的**,导致贞德一直没能看穿他的身份,说起来直到阿斯托尔福在她面前脱光衣服之前他都以为阿斯托尔福是女孩子来着,不管是天启还是真名看破技能都是没什么用的鸡肋......咳咳,扯远了。”

    开启老人唠嗑回忆模式的法芙娜奶奶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停止了自己越扯越远的话题。

    “简单地说,你只需要让真正的**发生改变,模糊甚至切断与贞德本人之间的联系,她就看不出来啦。”

    “......也算是缘分吧,你现在移植了异世界屠龙者(灭龙魔导士)的心脏,与过去的我一样,他们都是温柔的人,将力量留给了我与女,所以,我过去能做得到的事情,你也一定能做得到。”

    “练习一下吧,你可以试着去掌握、去使用温蒂的力量,在这过程里你会渐渐体质与温蒂相接近,等你触碰到了某个极限,并将其突破时,就能‘变身’,我过去也曾如此变成齐格鲁德的模样战斗,所以你也肯定可以。”

    路明非仔细听完了法芙娜小姐的说明,大致理解是什么意思了。

    “那行,阿露塔你先去练习,等你什么时候能变了,我就带你去见见贞德,到时候你是想要撒娇或者认妈都随你便,我也先去练习阿塔兰忒要教我的给阿尔忒弥斯阿波罗打小报告的方法去了——”

    “你们说的变身是这个吗?”

    路明非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只听得阿露塔这样嘀咕了一句,然后一只手按在胸前,闭着眼感受了下心脏的跳动,下一刻,伴随着清爽的微风在阿露塔身边拂过——

    阿露塔的身体亦在瞬间发生了变化。

    ——【因为之前的‘大成功’内容,不需要经过判定】——

    ——【默认阿露塔能够变身为‘天空之灭龙魔导士’】——

    成熟少女——之所以说成熟是因为身材很好——的躯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路明非曾经见过,但没多久后就消失在了普雷拉蒂的噩梦世界里的幼女。

    原本成熟少女之姿的阿露塔,为了将自己与长发的贞德区分开来,是故意将长发剪短了的,但变成了幼女的模样之后,长发倒是又变了回来。

    模样似乎也有了些微妙的变化,比起贞德更像是......温蒂?

    望着目瞪口呆的路明非,幼贞状态下的阿露塔骄傲的挺了挺胸:

    “我都说了吧!温蒂才没有离开我,她一直都在我身边——这就是‘爱’撒!”

    然后扑到路明非身边,抱住了他的腰。

    路明非:“......”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又或者是身体的年龄对精神产生了些影响,路明非总觉得,切换成幼贞模式之后,阿露塔的性格似乎也发生了点变化。

    该说是变得更加活泼了呢,还是说傲娇味稍微减缓了些,变得更加坦率,更加喜欢撒娇了?

    幼贞于是一手前期路明非,一手前期查理曼,嘴里嚷嚷着:“走啦!爸爸妈妈!我们说好的,现在去见‘圣女的我’!”

    查理曼愣了好几下,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我不是你妈妈啊!”

    ☆

    总之。

    既然阿露塔都真的‘变’了,再加上幼贞模样的阿露塔特别活泼,根本不会隐藏心中的想法,听着她不断的嚷嚷着“去见‘圣女的我’!”这样的话,路明非这个当爹的也只能答应一起去了。

    在入口前。

    “听好了。”路明非一本正经的叮嘱道,“剧本都写好了啊,我们之前不是带了批龙化严重,但普遍保留了理智的难民回来么?酒吞童子跑巴黎去与圣王交涉了,那些孩子就滞留在这第四军团的驻地,阿露塔你现在就是那群孩子里的一员,知道了吗?”

    幼贞非常认真乖巧的——完全看不出阿露塔那种多少有些叛逆个性——点了点头。

    “记住了,收养了我们的爸爸是路西菲尔,妈妈是查理曼。”

    “呸呸呸!你们养母不是查理曼,是伊丽莎白!”

    路明非说着,牵起了阿露塔的手,指向了旁边的‘布拉达曼特’。

    “这个是从中央请假出来摸鱼的‘布拉达曼特’阿姨,来,叫阿姨。”

    于是,幼贞——以及一大群被跟着带出来的孩子们一齐冲查理曼大喊:

    “““布阿姨”””

    路明非:“叫阿姨好。”

    “““布阿姨好”””

    路明非:“去,抱抱阿姨。”

    “““好~~~”””

    被一拥而上的孩子们团团包围的查理曼陷入了沉思:

    “......哪天布拉达曼特真的被召唤出来了,不会想要将我这个团长给打死吧?”

    路明非没在意他的想法。

    普雷拉蒂那边已经帮自己编了套说法,只需要用这套说法去糊弄贞德就行,然后......然后路明非也不打算做什么事,就跟人家普通的聊聊天,让阿露塔有机会跟贞德交流交流吧。

    唯一的问题是,路明非在此之前没真正意义上的见过贞德,一直在回避她,现在再以路西菲尔的身份与她见面,要是因此被作为圣女的她仇视......

    到时候再想办法吧。

    就这样,带着一大群孩子军团,路明非杀到了贞德的驻地,终于见到了这位传奇圣女)

    ——【贞德对‘路西菲尔’的好感度:1d100=96(?)】——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