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灵风仙途 > 第三百零四章 先祖之灵
    一道冷冽的青光闪过,下一息青光直接笼罩在了天曜兽的身上。

    在青光之下,天曜兽思维停滞了瞬间,然后旋即清醒过来,心下大骇。

    也顾不得追究青光究竟是从何而来,感受到后方大汉毫不掩饰的凌厉杀意,忙不迭再度起身,仓皇向外逃窜。

    只是方才移动,天曜兽立马感觉到了一丝不妥,他来往穿梭于这处石林之内,早就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对于此地熟稔无比,平日之时,只要展开双翼,不过须臾功夫,即可从此遁入暗林之内。

    偏偏往日内空旷的石林之中,如今蓦然似乎变得粘稠了起来。

    天曜兽明明就是飞翔于青冥之间,现在却如同穿行于泥淖,在青光之下,几乎每挪动一步,都要耗费偌大的力气。

    在旁人看来,远处的天曜兽就像是突然停滞了一般,每一步都是慢吞吞的,显得十分滑稽。

    只是青光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只有两息时间,很快就散去,消弭一空,天曜兽也算是重获自由。

    齐忡已经把青阙木华镜给重新收回到了自己身上,不是他不想多催动一阵,实在是此处地方,对于修士压制太过厉害。

    无论是释放道法,抑或是催动法宝,消耗几乎都是正常时的数倍有余,再加上此处如今又无从补充法力。

    此外暗林之内,还有着不知潜藏在何处的三个邪修,齐忡也不敢法力消耗过甚,便只好就这样草草收场。

    不过,虽然也只是阻止了这只天曜兽才短短数息时间,但也已经足够了。

    大汉还一直紧紧的跟随在这只天曜兽的身后,趁着齐忡出手阻拦的时间,大汉早已经追了上来。

    大汉化身的八荒烛牛奔腾间已经来到了天曜兽的身后,虽然天曜兽一直以自身鳞片激射来阻止大汉的追击。

    但是大汉直接视之如无物,直接强行挨着无数墨黑鳞片袭击,速度丝毫不减。

    这些鳞片虽然犀利,但在大汉身上也顶多不过是划出个寸深的伤口,看上去伤痕累累,血肉模糊,煞是凄惨。

    但对于大汉这种皮糙肉厚的妖修来说,这些不过都是皮外之伤,不及根骨,便丝毫无碍,此后过个几日也就自然痊愈了,根本不用理会。

    在临近天曜兽的瞬间,大汉再无任何保留,头上的紫色独角蓦然间迸发出绚丽的光华。

    然后大汉化身的八荒烛牛身上,有一个高约千丈,无比壮硕的蛮牛虚影猛然出现,然后稍纵即逝,整个没入了大汉体内。

    在虚影没入的瞬间,大汉怒吼一声,周身上下身躯膨胀,瞬间整个八荒烛牛看上去竟然又大了一圈。

    沐浴在独角的光华之下,大汉浑身光芒闪烁,显得悍勇而又霸气,威武无比。

    “先祖之灵,竟然是先祖之灵。”

    齐忡惊呼了一声,显然对于大汉此时的状态惊诧不已。

    古平倒还是第一次听闻这个词语,一时不解,遂好奇的问到,

    “敢问齐道友,道友所言的先祖之灵究竟是何秘术,难道就是田道友身上没入的那个虚影吗,为何我此前竟然从未听说过。”

    “其实真说起来,我也是第一次见真正的先祖之灵,此前只是在宗门记载内看到过只言片语。”

    齐忡仍旧对大汉此时的状态兴趣十足,目不转睛的盯着其一举一动,不过同时也不忘随口解释一番,

    “传闻在远古时期,道祖传宗立道之前,我们这方世界,原本并无任何功法或者修行可言。

    不过天地生灵天生聪慧,为了顺利存活下去,远古的生灵开创性的创造了先祖之灵一道。

    平日里不断信仰和祭拜先祖,就可以从先祖之灵那里获取力量,关键时刻先祖之灵加持,就可以在瞬间迸发出超越自身的力量。

    不过在道祖传道之后,世人逐渐学会了炼化天地灵气,滋养提高自身,慢慢摒弃了先祖之灵一道,其也自此消失在了历史的尘埃内。

    只是没有想到,在南荒之内,八荒烛牛一族还留有先祖之灵的修习之法,更没想到我竟然有缘能够亲眼看到。”

    古平若有所思,

    “先祖之灵,莫非就是先祖的魂灵不成,这样说来,难道田道友一族祭拜的都是某个强大的八荒烛牛不成。”

    齐忡摇了摇头,

    “并非如此,虽然典籍内语焉不详,但从只言片语内也可以看出,先祖之灵更近乎是无数祖先魂灵,糅杂了香火祭拜,夹杂着族人信仰之力,从而才能形成的虚无个体。

    具体先祖之灵究竟是何物,世代太过久远,现在也无修士能够真正说得清楚。”

    古平还是有所不解,

    “既然田道友能够修行着所谓的先祖之灵,足以说明此法理应和修士本身修行一道,并无太大冲突才对。

    为何我从未听闻过此道,并且按照道友所言,似乎自远古之后,此术几乎就陷入了末路,很少有传承留下。”

    “这个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齐忡眉头微皱,

    “不过我倒是从门内一位长辈处听闻过,先祖之灵好像有着极大的限制,其本身乃是植根于修士血脉之中。

    修士血脉的纯正多寡,直接就决定了修习先祖之灵时,所能获得力量的多少。

    除此之外,先祖之灵一般扎根于祖地之内,也只有在一定的范围内,才能呼唤先祖之灵出现,并且加诸自身。

    据我猜测,估计田道友所在的八荒烛牛一族,多半也只有在南荒之中,才能顺利召唤出先祖之灵,一旦离开南荒,此法也将再无任何价值可言。”

    原来如此,古平有些失望,他本来听闻之后,还打算找机会看能否将其讨到手上,供鲛人一族尝试的。

    不过听到限制颇多,一时也就失去了兴趣,再不言语。

    这时先祖之灵加身的大汉纵身一跃,奋力前扑,一击之下,整个地域为之扭曲,空气都要近乎被其撕裂。

    而在大汉手下的天曜兽,自觉绝无可能避开大汉这石破天惊的一击,心生绝望之下,也干脆放弃了逃窜。

    天曜兽四肢交织,双翅合并,脑袋紧紧埋于胸前,竟然在瞬间将自己裹成了一个圆球状。

    而在同一时间,天曜兽背上的黑色鳞片,也如同墨水一般逐渐流淌起来,然后均匀的重重密布在整个天曜兽整个外围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