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人在秦时漂到失联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告别流沙,林中遇伏!
    剑光一闪。

    在旁人眼中,只看到卫庄身子一顿,荆轲手中的长剑带出一道凌厉的寒光来到了卫庄的身前,即将刺入他的心口。

    这一刻无论是白凤、隐蝠、苍狼王也好,还是紫女这位流沙的另一名首领也罢,同时瞳孔收缩。

    他们下意识的替卫庄担忧了起来。

    白川也是忍不住的凝聚起了念力。

    卫庄毕竟是他的好友,他可不能看着卫庄就这样死在这里,白川甚至还希望卫庄无法应付荆轲的这一招,那样他救了卫庄后,就可以趁机从他那里敲上一笔。

    不过,他的希望最终还是落空了。

    这些年卫庄不是白过的,不愧是鬼谷门生,他的天赋着实是不差,在韩国灭亡至今的数年时间里,他的实力又进步了许多。

    在荆轲手中之剑即将夺走他的性命之前。

    他手中的鲨齿蓦然脱手飞出,继而携着一股难以抵挡的气势狠狠的撞击在渊虹之上,鲨齿逆刃之上的锯齿恰好卡在渊虹之上,这令得荆轲根本没有办法摆脱鲨齿的纠缠,只能被鲨齿上那股沛然之势硬生生的带动剑锋。

    原本刺向卫庄心口的一剑,在抵达目标之前稍稍偏转了一些,最终刺在了卫庄的手臂之上。

    嗤啦!!

    鲜血飞溅,卫庄左臂被渊虹贯穿。

    然而荆轲却根本来不及喜悦。

    仅仅伤了卫庄一条手臂也不是他的目的之所在。

    紧接着,原本卡在渊虹剑上的鲨齿蓦然脱落,飞入了一只手掌之中,在荆轲五步绝杀剑的剑势结束之后,那股挤压、禁锢着卫庄身躯的凶煞之气也是随之消失,他的身躯恢复了动作。

    鲨齿入手,轻描淡写的一剑被其斩出。

    这一剑落在荆轲眼中,却是无比绝望的一剑。

    在他的五步绝杀剑没有夺走卫庄性命之后,卫庄转过来就要夺走他的性命了。

    见到这一幕后,原本担忧卫庄安危的流沙众人神情发生变化。

    六指黑侠就要出手去救援荆轲。

    他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荆轲送死。

    就在卫庄的剑即将落在荆轲脖子上时,卫庄收手了。

    收手当然不是他的意愿,毕竟他和荆轲无亲无故,也没有留对方性命的意思。

    而是源于某人。

    卫庄冷冽的眸光落在了白川的脸上。

    意思是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川袖袍拂出,无形的力量拉扯着荆轲的身躯向后,连带着刺在卫庄手臂之上的渊虹也是被带出,一篷鲜血飞溅而出。

    卫庄口中发出一声闷哼,手中的剑也是堪堪斩落,可惜已经没有目标了。

    荆轲也意识到自己脱离了危险,就要持着剑,继续向着卫庄攻杀而去。

    就在他此念生出之时。

    一股浩浩荡荡,无可匹敌的气势席卷而出,将这片天地笼罩在内,场中所有人只觉得山岳在背,卫庄和荆轲更是这股气势的重点针对对象,换言之,压在他们背上的山头特别的重,被人最多只是感觉到一些压力,而他们则是寸步难行。

    “这人……”

    紫女看向白川,神情古怪。

    “看来我不用出手了!”六指黑侠同样看向白川,在心底自语。

    在众人注视之下,白川目光扫了一眼卫庄和荆轲两人,“给我一个面子,别打了如何?”

    听到这话,荆轲下意识的就要反驳。

    毕竟他寻卫庄挑战乃是为了给六指黑侠逃回公道,眼下卫庄虽然受了伤,但他心底的愤怒却没有完全宣泄出去。

    就此罢休,他当然不乐意!

    然而他此念才生出,就又有一股沛然之力落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身躯再度一沉,整个人都变得伛偻起来。

    白川的话语再度响起,“当然,你们如果觉得这一战打得不错尽兴的话,我不介意陪你们玩玩!”

    这句话,顿时勾起了荆轲和卫庄一些惨痛的回忆。

    白川所谓的“玩玩”虽然不会要他们的命,但却会让他们异常的难堪。

    卫庄也就罢了,他和白川交手数次,每一次都没有讨到好。

    荆轲会和白川交手则是当初和公孙丽姬相认之后,他想要看白川是否能够配得上自己的师妹,所以曾于私下向白川发起过挑战。

    结果,自然是以惨败告终!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卖你一个面子好了!”卫庄还是识趣,很快就开口给出了回应。

    荆轲面色变了又变,最终也还是强自压住了想要对卫庄出手的冲动。

    白川见卫庄表态,以及感受到了荆轲的心境变化,当即也是收回气势。

    两个人果然没有再打起来。

    所以说,即便白川没有吃面子果实,只要有实力,人人都可以是面子果实的能力者。

    眼见两个人停手,白川又开始称赞起了两人先前那一战,“你们先前倒是让我看到了一场极为精彩的剑斗!”

    这是句大实话。

    荆轲的五步绝杀剑就不说了。

    观天而生,以人发杀机催动,又借助五步之内的地利,衍化出了一记堪称绝妙的剑招。

    虽然最后依旧被卫庄寻觅到了一线生机,但那并非是荆轲的剑招不够强,而是卫庄所施展而出的招式也不同寻常。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在鲨齿脱手那一瞬间,卫庄用的是纵剑术的奥义百步飞剑之中的驭剑手段,之后那一撞,看似寻常,却蕴含了横贯八方的变化在其中。

    那朴实无华的一招,实际上可以看做是一式简陋版的合纵连横!

    可惜,无论是卫庄也好还是荆轲也罢,都没有理会白川的称赞。

    不过从结果来看,白川出面,阻止了一场生死相搏,总得来说还是好事。

    遭遇流沙组织是途中的一场小小的意外,在自知无法救出燕丹之后,流沙果断的放弃了这次的交易,之后径直离去。

    白川一行三人很快又跟上了李信的大部队,踏上了归途。

    墨家机关城建立在崇山峻岭之间,这连带着他们回去的途中也是山林密布。

    兵法说过逢林莫入!

    但这时候,他们除了从山林之中穿过,也没有别的路可走。

    这一日,白川似有所觉,向着李信沉声道:“李将军,让士卒们做好备战的准备吧!”

    李信心头一震。

    六指黑侠也是想到了些什么。

    “燕丹的同伙来了吗?”